勇气

词:光良 曲:瑞业 终于做了这个决定 别人怎么说我不理 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 我知道一切不容易我的心一直温习说服自己 最怕你忽然说要放弃爱真的需要勇气 来面对流言蜚语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 我爱你的意义(我的爱就有意义)我们都需要勇气 去相信会在一起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放在我手心 你的真心如果我的坚强任性 会不小心伤害了你你能不能温柔提醒 我虽然心太急 更害怕错过你

脊骨

还在看当年明月的连载,那些关于他是不是作弊的争论已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一种习惯,能够每天都会有一些期盼,会读到一些东西。前两天忙bbs的事情,没有时间看。今天发现有四篇未读了,看来我已经有两天没有去看了。当一件事情真正融入到自己的生活,那就没有办法不去做了,不然就会觉得仿佛少了什么一样。 不谈历史,不谈假的东西。但是,我们的确可以从粉饰的太平中找出山崩前的蛛丝马迹,也能从无数假象中找出真相。明朝算是一个很黑暗的时期了,尽管有郑和下西洋的壮举,由资本主义的萌芽,但是也掩盖不了它的孱弱。外不能保家卫国,朱元璋祖孙虽赶走蒙古人,然后世却不能拒其于国门之外,乃有“土木堡之变”和“庚戍之变”;内不能安民清政,虽有朱元璋酷刑惩治贪官,但还是却出了无数严嵩之流,更别说弄权的王振、刘瑾、魏忠贤等人了。 我原以为在这样一个时期,政局一定是黑暗无比,正如万马齐喑。却没有想到,那个时代,还那么多鲜活的名字。明朝有著名的锦衣卫,监视百官的一言一行,放到现在,大家的脑海中浮现的一定是一幅法西斯国家的景象,但事实是明朝有一群言官,品秩不高,却敢骂皇上,直接骂,毫不留情地骂,在中国历史上恐怕只有明朝有这种事。我常常想,即使放到现在,人们也不敢当面说core们的不对吧,更别说明朝之后清朝的那些文字狱了。 明朝的读书人是很有骨气的,相比来说,后世的却像是被阉割过了一般。读明月的文章,很多士大夫都是上书言事,家里就准备棺材等死,而大家都以此为荣。当时的环境就是名声远比生命重要,宁可舍去性命不要,也不能背一生骂名。 昨天读到杨继盛死谏嘉靖,当一个穷苦的读书人,奋斗了几十年,终于凭借自己的努力,谋得一份官职。本应谋得官位带来的种种便利,至少应该静静的等到退休,混个衣锦还乡,但是杨继盛却没有这么做。相反,他以性命相搏,弹劾朝中的第一权臣——严嵩。 他知道自己面对的会是什么,除了死还是死,根本没有任何胜算。没有钱、没有权,也没有后台,他有的,只有那时读书人中“舍生取义”执著的信念。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是为悲壮。就像谭嗣同一样,要用自己的血肉谱写一个时代的序篇。 但是杨继盛受到的折磨却比谭嗣同更惨。他在狱中受酷刑,晚上独自用碎碗片刮骨去腐肉,神情安定,那幅画面,太让我震撼了。关羽这样的硬汉,恐怕在这位文弱书生面前也会汗颜的吧。时常我们会听闻人的潜力会有多大,例如一个人被大树压倒,竟然用小刀割掉自己的大腿脱身。人家是为了求生,但是杨继盛却更像是一心求死。他一直被关了三年才英勇就义,而其间受的苦难自不必言。 我一直觉得,一个人做的事情是我不能做,甚至是不敢想的,无论他做什么,都值得我佩服。驱动他们去做的,永远是一股常人难以理解的信念。人说,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也许他们说对了。 正因为这些不怕死的人,才让大明朝不是一无是处,正是这些人,才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中国在任何时候,都不缺脊骨,尽管经过了清朝的残酷镇压和洗脑,读书人的正气还是会沿承下去的。 当然我说的脊骨不是整天胡乱叫爱国的愤青们,激进,不是有思想;单纯,不是善良。愤青,永远只是人家的一枚棋子。我说的脊骨,是那些看得清世界,还有骨气和信念的人。也许明月写的王守仁正是这么一块脊骨。至于他,明月的评价是完人,我也不都说了,大家看他的原文就可以了。

良知之学,知行合一

一直在看当年明月的《明朝的那些事儿》,基本上是我每天必做的功课。 以前看王守仁,当年明月似乎对王守仁的“执行合一”的思想很崇拜,用了很大的篇幅写,他觉得是中国明朝之后最重要的哲学思想。最近看到徐阶,他算是王守仁的传人吧。少年得志,但是因为轻狂得罪了权贵,发落外地,经过十年的磨练,终于悟得了心学的真谛。 我觉得当年明月说的很有道理,我摘抄一段: 我的一位哲学系毕业的好朋友曾经这样对我说:大学里不应该开设哲学本科专业,因为学生不懂。 这是一句至理名言,作为这个世界上最为高深的智慧,哲学是无数天才一生思考、生活的结晶,他们吃过许多亏,受过许多苦,才最终将其浓缩为书本上的短短数言。 一个二十岁的青年人是不会懂得这些的,他们太天真,太幼稚,他们或许能够在考试中得到一百分,却不可能真正了解其中的含义。所以他们虽然手握真理,却无法使用,满怀热情地踏入社会,却被撞得头破血流。 …… 说教没有用,礼仪廉耻没有用,忠孝节义也没有用,这些玩意除了让人昏昏欲睡外,并没有任何作用。 在剥除这个丑恶世界的所有伪装之后,徐阶终于找到了最后的答案——利益。 胸怀天下、舍生取义的绝对道德确实是存在的,可惜的是这玩意太高级,付出的代价太高,从古自今,除了个别先进分子外,大多数人都不愿消费。 利益,只有充足的利益,才有驱动人们的魔力,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极其的残酷,却异常的真实。 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徐阶终于明白了知行合一的真意,无论有多么伟大正直的理想,要实现它,还必须懂得两个字——变通。只有变通,只有切合实际的行动,才能适应这个变化万千的世界。 也许我们接受了太多的正规教育,以至形成的价值观太正确、太绝对了。但是世界是多元的,圣人之道未必能用于小人。 也许我还太小,无法理解心学的真谛。希望如果有一天,我真的领悟到了,那时候我还没有变的像采尼那么疯。

走了

每年到这个时候总是会有一些伤感的,我不知道是该说“去了”还是“来了”,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准备离家还是回家,所以只能用“走了”这个更加中性一点的词。明天就要到上海了,后天登上北上的火车。列车的终点站是哈尔滨,但是我的终点站是哪里呢? 总想写点东西,但是每当开始准备动笔的生活,却又不想写了。 回来一个多月了,见到了一些朋友。聊天时问起同学的情况,有的出国,有的读博,更多的是在各地工作。以前大家都在一个教室里面读书,现在却在天南海北,做着各不相同的事情。 很多要好的朋友都已经工作了。看着他们,我有时候会感到一种失落。人家已经在为自己的事业和家庭打拼了,而我还在这里,这样的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 我已经告诉自己很多次,回忆是那些没有能力做事的人唯一剩下的东西,所以,如果你对明天还有憧憬,就不应该常常去回忆以往的时光。但是,回到家里,面对斯人斯景,却不由我不去追忆埋在内心深处的一些场景。 我问自己,你真的放下了吗?我说,我放下了。我又问,那为什么没有约她呢……我无语,我想,我真的是放下了。但是放下了不等于不存在,可以忘记一种感觉,但是无法忘记一幅画面。妈妈说,她已经不再孤单了。我默然,除了祝福,又能做什么呢? 和初中同学K歌,很久之前那种感觉突然出现了,无拘无束的那种。那些歌,还有那些人,都是老朋友,有人高了,有人化妆了,但是我心中的那种感觉一直没有变,就像中考结束后的那场狂欢一样。我最希望来的人却没有来,我想理由可能是推辞,也可能是实情,whatever。 有时候会想,如果那次高考,我没有烧错那根该死的绳子,生活又会如何呢?我会进入另一个圈子,做着完全不同的事情,生活也会变得不同。可这不是说Life is not made of IFs吗,既然选择了,如何能否重来呢? 毕竟我没有hero中的那个日本小胖让时间倒转的能力。 今后三天又是很惨的三天,和中国铁路在一起的日子我实在是受够了。但是有时候你还是要笑面相迎,这就是生活。 写到这里吧,夜深了,该睡了

生日

有人说,一个人在生日的时候不应该忘记一个人:自己的母亲,那是她的受苦日。我不会忘记你的,老妈! 这是我很久之前给自己写的祝福。那样一个人的生日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为他受苦的那些人们。应该要记住他们的。 师妹在知道我生日之后,也给我提了这个建议,但是我没办法打电话跟妈妈说,只好用这种方式了。在QQ上也留了言,她应该能看到。 凌晨去祝福版发了一个祝福自己的帖子,但是没有具体说什么事情。要低调一点,我是这么想的。没想到有一个回帖直接说生日快乐,id却大出所料。原来是她! 心情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很久没有见了,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没有你的任何消息。我甚至不知道你在不在哈尔滨。很想打个电话,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一直告诉自己,要放下,要放下。可是每次发现自己都做不到,我想在爱上另外一个人之前,是没有办法真正放下的吧。 不管怎么说,人活着总是要尝试去变得快乐,总不能一直活在阴影中吧。

习惯

今日明月请了三天的假,今天的抓虾又没有新的更新了,有点失落感。 本来每天都会去看看今日明月的《明朝的那些事儿》,觉得写得挺不错的,这么久了也坚持下来了。今天他请了假,因为年底比较忙,所以顾及不到。 以前上来,常做的几件事情是xiaonei,zhuaxia,gmail了,再就是Cterm了。每天如果不上这几个地方,就觉得缺了点什么一样。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已经思维定势了,可怕的习惯啊。 人需要习惯,毕竟习惯是长期经验的体现,可以让自己少走弯路。可是问题是,少走弯路的同时也让自己丧失了走其他路的可能。有好多东西,都是在人们觉得不可思议的情况下发生的,而所谓的不可思议,却在后来看来又都是合情合理。 就是习惯思维在作怪,不知道能不能冲破这种怪圈。要想不通,只能尝试放弃自己的一些原有想法。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变得那么坦然,但是所有的事情总是要去尝试一下的。

快乐

不了解什么是快乐,只觉得是一种感性的东西.看电影的时候,看到男女主人公最后在一起,尽管在女主角身旁的不是我自己,但是我也会为她感到高兴.看来快乐也是会被传染的. 心情不太好,但是看到师弟有女朋友了,他那种快乐的心情,我却好像也体会到了.没有妒忌,没有不开心,只有一种希望他们能够天长地久的祝福. 为别人得到了自己失去的东西而快乐,就是这么不可思议. 看到别人快乐,自己也觉得快乐了.快乐是一种心态,可遇不可求.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Gone With the Wind

真的决定放手了,让手中的一切都随风而去既然不能得到,就索性不要在纠缠不清。 当做了这个决定之后顿时轻松了很多。 冰城的冬季不是恋爱的季节,而我也不是应该恋爱的人。一切的一切,都源于一个错误。当一切都已不在乎,又怎么会不快乐呢?当一切都已不在乎,又该去快乐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