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ed 4 Speed

进度,进度,赶进度! 前天风风火火的找smile要前台和后台的接口,做了一个。昨天开个会,确定一下,smile晚上给了我文档。 今天早上开始做,感觉我做的时候就是在赶时间,coding的时候可以听到风在呼呼呼呼的在我耳边呼啸而过,真的又一种开极品飞车的感觉。到下午的时候就做的差不多了,把能做的东西全部做完了。 妈呀,没见过人的潜能能够发挥到这样的。大前天晚上看了一晚上的jsp入门,今天就把前端弄完了,我也许是安拉的秘密使者(伊斯兰的paper中说耶稣是安拉的使者尔撒圣人)来祝那个项目一臂之力的。 可惜smile告诉我要回家一趟,过两天才能过来。看来最短路径又得增加了,明天看看lanslot是不是要装服务器,希望老婆不会再放我鸽子了。轻松一天,后天再战吧。

长春,我又来了

第二次了,这次的感觉和第一次绝对不一样了。 网吧时间只剩下2分钟了,不具体说了,回来补充吧。下一个目标:KFC。 万事俱备,只欠某人。 GoGoGo……

困啊

最近睡眠真不好,总是八九点钟就醒了,看来夏天真不是睡觉的好时节。 sigh,洗洗脸出去。刚出门口,挣扎着睁开惺忪迷离的眼睛,有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面。还好当时反应比较慢,不然不得被活活吓死…… 回头一看,居然是cliff,这家伙竟然不去上班,蹲在我公寓外面投窥我,等我出来好趁机搭讪,嗯,还好被我看透了。一起上楼,分手,无事。 实验室的网关挂了,上不了网。去六楼大屋,就是有点热。没办法,下午用两张椅子搭成的简易设备上休息一下,去interview一下下,备受打击的到cliff那里磨蹭了一个小时。 写完blog开始看ipc,bbs怎么用这玩意儿,挺不稳定的。 真想过狗狗一样的日子…… over

lilacbbs

建立这个站真不容易,有好多因素需要考虑。法律上,伦理上,lanslot最清楚了。看看旧的丁香是怎么死的:http://lilacbbs.com/bbscon.php?board=Black_Soil&id=316828。现在新丁香在内测,你需要先登录才能看。也可以到http://hi.baidu.com/lilacbbs看《近期的回顾》系列。 作为技术方面,我可以不用考虑那么多复杂的人和事请,只要面对系统和代码。当然,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让smth1.2适应新的系统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还好有神奇的debian。还有感谢那很老的服务器,能够让debian识别出它的光驱来,总之那天安装系统和bbs基本上没什么问题。感谢上帝和RMS、Linus一干人等,让我那天过的还算顺利。 之后,基本上就是测试各种功能,也许这段时间,sysop 和 blacksoil 是两个大版。每天都会收到N多bug report,大部分是以前系统的问题,这个暂时无法解决;另一部分是新系统的问题,有可能是一些东西没有配好。总之问题不是很大。 最关键的是新站定位的差别,要求很多源码级的改动。首先把deem的所有认证去掉,添加自己的激活方式。还要做到telnet和web整合,这部分挺郁闷的。不过还好,最后搞定,基本上没有问题。后来出现的问题主要集中在net和com的域名解析和term的显示上,这也是我无能为力的。 以前说好事不出门,现在看来真是胡说。感觉还没怎么宣传,昨天的在线人数已经超过了300,刚才还到了377。oasis和vivian还上来了,还有一些我觉得不会上来,至少不会这么快上来的人也上来了。 站本身没有什么,关键在于人。正是有了一群与紫丁香共存的站长和站务,和一大批热爱和关注紫丁香的朋友——暂且不关心这个紫丁香到底是哈工大紫丁香还是紫丁香社区——才有了一个有生命力的社区。 也许有很多人在盯着这个社区,有人想让它存在,有人想让它倒下,还有人想利用它分一杯羹,大千世界,这不仅是一个bbs,更像是一个浓缩的社会。 总之,我知道自己在做事,在做一件好事,至少是像google说的那样:不做恶。 记住这个名字:lilacbbs

resume

要注意隐私了,突然发现别人把我的简历直接下载,拿去网站上当模板供别人下载了。这种做法太tmd yd了。都没经过我的授权。看来需要作一些access control了。 方便和隐秘始终是一组矛盾。

又开了

又开了,可以说是年复一年的紫丁香,也可以说是down了半个月的紫丁香。新楼前面,还找到了一朵五瓣的丁香,希望能够给我带来好运。 现在是13:30,还有一个半小时紫丁香就能正式开站了。 跟网络中心的人打交道真tmd的累,可以说大部分时间说的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一大堆看似毫不相关却又关系重大的东西。在这里,我第一次感觉到做人真累。 矛盾,矛盾,还是矛盾。 不管怎么说,总算又开了。

二十朵康乃馨

昨天开始准备,虽然准备考试挺忙的。但是今年毕竟不太一样,老妈退休第一年,心理上一定会有点不一样的。去年是打电话问候的,今年换一下方式了。昨天到淘宝上找了一下,真有不少卖花的店铺,记得去年怎么找都找不到能送花到我家的店铺。仔细一看,有杭州的,还有嘉兴的。中午开始比较,价格、品种,还有时间等等。节日期间,有的店康乃馨的价格翻了一倍,真的承受不起:-(最后确定了一家嘉兴的花店,不能还价,而且只能在他家的主页上注册、定购和转帐,不爽。不过总算搞定了。 中途,发现老妈在线,问了她的地址,她现在上午下午不在同一个地方上班,所以要问清楚一点。最让我ft的事情是最后才发现母亲节是星期日,她在家休息。可能当时美国总统定日子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一点了吧,让所有的母亲都在家里等快递送花…… 今天早上问了店员,他说还在安排中,没管它。这几天实在没有时间了,看书去。大概两点多的时候,收到了老妈的短信,说是收到了出租车司机转寄过来的二十多花plus一封贺卡。晕到死,我实在是佩服花店的这个创意,居然让出租车司机顺便带花(应该不会特意租的吧,不然每天费用太高了)。 不过老妈开心是最好的了,不过问题是 what next year?

丁香已死

今天adminman告诉我bbs出问题了,上完课回来,发现根本上不去了。问了他才知道,已经关机了,听他的语气,也挺累的。 至于为什么当机,是不是技术上的东西就不说了,现在说也没意思。现在我真正感受到了当年水木被强奸那种愤懑。我说是bbs已死,不是说它被关闭了,而是说bbs那种自由开放有容乃大的精神已经死了。现在bbs只能小心翼翼的生存,不敢跨雷池一步。以前有警察国安看着,现在连校长领导都来管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昨天跟adminman聊天的时候听说,前两天由于浏览器的bug,首页需要手动输入guest才能进入。当天就有网监打电话给他,说是不是屏蔽他们了。我当时就想说,谁叫你丫用IE不用Firefox。当然这句话毫无道理,只不过觉得那些人挺讨厌的,整天偷窥也就罢了,见到不爽的文章还要来拿人。 其实,bbs真正的困境在于它的定位,一方面,它本来就是一个民间的产物,由一群有兴趣有时间的学生老师来参与其中;另一方面,它又充当了官方的角色。君不见,工大首页、校园触摸电脑中都有bbs的链接?与工大首页相比,它在一定程度上更像是工大的门户。 所以,学生认为bbs是自己的地盘,可以在上面任意抱怨(之所以赞扬的不多,是因为人性的原因,人总是更倾向于发泄自己的不快)。可是同时,学校却要去解决各种问题,当然小问题,例如,开除一个酗酒的临时工,或者扣一个卖菜缺斤少两的师傅钱,都是可以很快解决的,但是遇到大问题,……。也许我只能用“……”这种神奇的记号,意思是你自己去想。 丁香业已发芽,但是紫丁香却死了。什么时候能复活?也许永远不会。做站长又如何,领导一句话还是照做,做技术又如何,还是比不过做官的。我理解adminman,其实他是最难的,和bbs一样,一边是学生,一边是领导,两边都不能得罪。太难 再说一遍,我指那种精神。

公平

上帝是公平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上完分布式系统后,我更加坚信了这点。 “美女老师”这个词其实是一个偏义词,人们关注的主要在美女上,却很少关注在老师上。上帝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告诉我,美女是用来看的,不是用来讲课的。 说到这里,想起一个笑话: 一天,布什跟一个青年说:“我们在谈论很重要的事。” 青年问:“那是什么重要的事呢?” 布什回答:“我们在谈论杀死10000个伊拉克人和一个修单车的。” 青年人吃惊道:“为什么要杀死一个修单车的?” 布什转过脸拍着鲍威尔的肩膀说:“你看,伙计,我说过了,没有人关心伊拉克人。” 有这个笑话可以规约出下面的一个问题(有关规约这个概念,可以参考自动机和形式语言,还是挺有意思的一个东西):人们宁可关心一动不动的美女也不会去关心全神贯注的老师。 所以问我两堂课干什么了?可以这么说,我用了一堂课睡觉,用了另一堂课看美女,之所以略去老师一词,是基于一个基本的信念:只有美女才能聚精会神的看一节课,而老师最多勉强能看五分钟。 完了,发现自己有写书的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