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长夜

火车上的第二天,理论上我已经忍了17个小时了,超过了整个行程的一半,更重要的是,我已经熬过了最难熬的时刻——晚上。漫漫长夜,无心睡眠,内心的悸动加上外界的喧闹,睡觉已经成为了一种奢望。我从晚上十点,尝试了各种不同的睡姿,比较各种姿势的优缺点,最后发现在这该死的火车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最好的睡姿。所以最后我就睡了大约两个小时低质量的觉。现在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外面还是漆黑一片,冬天的太阳总是那样怠工。写到这里,先给一个中断信号,买早餐的阿姨看见我正在写blog(首先,我个人认为她并不知道什么叫blog,但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知道日记,其实概念上两者是等价的;其次,她应该是看到我用的纸才停下的——我的纸是上次在北大买的,有很醒目的“北京大学”的logo)。我问我复旦、上交、浙大和同济的排名,说实话,我对这种排名并不感兴趣,前几天还出炉了一个什么最受尊敬的大学排名,结果Top10中有七个是北京的,还有一个是兰大。不是我的偏见,但正如评论说的那样,鬼知道这种排名背后的东西!但至于阿姨的问题,我回答,如果你能去这几所大学的话,唯一要考虑的几句是专业了,的确是这样,在一所大学中(北大清华除外),好专业和烂专业有天壤之别,这在找工作的时候尤为明显,人家就招专业对口的,毕竟宝洁这种重视自身素质的公司还是少数。说道这个阿姨,还真是K58上的一道风景,每次来回卖盒饭的时候,总是吆喝:好吃的盒饭,贼好吃的盒饭;小姑娘,你看车外多冷,吃完盒饭出去多好!最后一趟,菜往死里打!……搞的我们在背地里抓狂。中断返回,一眨眼,火车已经停在了德州,当然不是德克萨斯:)而是盛产烧鸡的中国德州。提到烧鸡,现在我应该是很饿——饿到极点也就不觉得饿了——但是好像没有什么胃口。今晚,会有一顿美餐等着我,这也是为什么回家的重要原因之一。尽管我告诉妈妈搞简单一点,不想让她今天太忙了,但是直觉告诉我,老妈必然会准备我的最爱——可能有些东西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我的最爱了——比如说是小肥羊。这里说明三点,第一,其实我当时想的是红烧肉,事实证明老妈果然带了红烧肉!第二,小肥羊是我在哈尔滨fall in love的,但是没有想到后来我竟然发现桐乡开了至少两家小肥羊。第三,在打这篇文章的准确时间是8 Jan 8:15pm,这个时候正是我吃完牛肉煲之后的一个小时左右,在一个小时以前,我正式地喜欢上了牛肉煲这种东西。实在是很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