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bian的字体

有时候心血来潮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好好的系统,说重装就重装了。原因我也说不清。可能是因为最近心情比较放松,也比较无聊吧。但是事实证明我是错的,Debian的testing真的没有stable好用。反复装了三次,系统终于搞定了。 当然今天也不全是令人沮丧的事,至少我把Debian的字体搞定了。我在没有预装任何中文字体的前提下,安装Windows的字体。具体参照: 如何使用xp带的字体来进行中文美化?BTW,Ubuntu的中文化这个页面十分值得一看。毕竟他和Debian同出一家,有很多都互通的。http://www.ubuntu.org.cn/support/documentation/zhfaq 看看我的Debian,效果怎么样?

桐乡,已不是那个桐乡了……

在回家的车上就听说了桐乡又开了两家大的超市,而且是在离市中心很远的地方。我不禁问,开得这么远,顾客怎么回来呢?其实,后来我才知道,桐乡已经不再是那个“碗口梧桐镇”了,已经扩大了十倍以上,所以那几个超市的客源应该不会差。 每次回家,我都在想,这是我去年住的那个小镇吗?似乎还有一些往日的痕迹,但是新的元素到处都是,似乎至少一半的楼房是新建的,一般的街道是新修的。 这几年回家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经过反复观察和反省,终于明白了——原来是大家说的话。在我在桐乡的十几年中,周围的人的口音都是一致的。江南的方言就是这样:每一个镇,每一个乡,甚至每一个村都带有不同的口音,你和一个人交谈三句话,就能判断这个人是乌镇的,还是崇福的,还是梧桐镇的,更不用说是什么杭州或上海了。我本人对这些倒不怎么感冒,爷爷有一口浓浓的山东口音,奶奶有淡淡的濮院口音,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中生长的。但是,这个环境似乎这几年突然变大了。第一,只觉得街上的桐乡话似乎相当边缘化了,许多是桐乡其他地方的口音,似乎有一点不习惯,但是慢慢的会好起来的。我在北大不是也遇到超过60%的非北京人吗?第二,大家似乎都说起普通话来了。超市是最明显的,买食物的服务员、看门的门卫,都说普通话,尽管我听起来听别扭(江南的话里常常带有“的来”,“的呀”什么结语词,我听起来是在受不了)。结果问题是,我不想先和别人说话,因为我不知道他会哪门语言。今天我去菜市场,到处都是方言,很熟悉,但是听起来耳朵很“痒”,那种感觉真的很有意思。 桐乡地方大了,楼房高了,人也多了。对于它,我也似乎更陌生了,抑或,更熟悉了?

好好笑啊

同学在群里发的,这么好笑的不能这么丢了!1。下雨了,别忘了打伞,湿身是小事,淋病就麻烦大了!2。丑,但是丑的特别,也就是特别的丑。3.天使之所以会飞,是因为她们把自己看得很轻~~~4.兔子急了也口交人。5.我: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对於我第二个和第三个问题,你可不可以只用‘能’和‘不能’来回答?mm:可以啊!我: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如果我的第三个问题是你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那麽你对於我的第三个问题的答案能不能和第二个问题的答案一样?mm:·#¥%……―*()6.把你小弟弟砍了数年轮。7.人生没有彩排,每天都是现场直播!8.不要以为把JJ插到地上就以为在强*整个地球!9.如果只有300W,大家说是买奔驰好还是法拉利好呀.回:最好买300辆二手奥托,再雇300个司机,让他们跟在你后面开,一会排成S,一会排成B10.给我一部A片,我可以翘起三个地球.11.我终身奋斗的最低革命纲领:农妇――山泉――有点儿田。12.这个世界,除了猪,谁还在快乐着?(此地严禁大小便,违者没收工具–我***唾你一脸**爱――不是想出来的,爱――是做出来的!!13.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送到火葬场,全部烧成灰,你一堆,我一堆,谁也不认识谁,全部送到农村做化肥。啊亲爱的朋友们,到底谁先被烧成灰?先烧你,先烧我?反正都是不齿人类的**堆!!!14.一个消化不良的病人向医生抱怨:我近来很不正常,吃什么拉什么,吃黄瓜拉黄瓜,吃西瓜拉西瓜,怎样才能恢复正常呢?医生沉默片刻,那你只能吃屎了。15.昨天梦见上帝他说可以满足我一个愿望,我拿出地球仪说要世界和平,他说太难了换一个吧,我拿出你的照片说要这人变漂亮。他沉思了一下说拿地球仪我再看看.16.老鼠:我现在正和蝙蝠谈恋爱,以后孩子们就生活在空中,不怕你们猫了。猫冷笑一声,指着树上的猫头鹰说:看见没有,她已经怀上我的孩子了!17.“服务员,请把这块石头从我碗里抬出去,好吗?“18.瞎子骑车带结巴,结巴看路,忽见深沟,结巴惊呼:沟沟沟!!!瞎子回唱道:“噢勒噢勒噢勒!“于是二人坠入沟中19.站在高楼下,内心一阵悲凉,脸上也湿润了,有点咸咸的味道,是雨水还是泪水?抬头望天空……**,谁在楼上撒尿!20.春天,我把老公埋在地底下,秋天,我就有好多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