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时的遐想

逛了一下mop,洗完脚,原来准备钻到被窝里的。但是看到BT速度到了本日最高速,就不想错过这段时间。所以,暂且写一点东西吧…… 这个假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再过几天,我就要回去了。说实话,真的有点想回去了,至少那里有暖气,不会像现在这样容易想钻被窝;那里有干不完的事情,不会想现在这样胡思乱想。 哈尔滨在我的心中也许还是一个名词,尽管我在那里一年要待十一个月,并且已经四年了。这个城市注定只是的一个驿站,我迟早会离它而去。两年后,或是更久一些,不过是时间问题。 不是因为它不好,只是因为不可能。正如两个恋人会因为非感情问题而分手。男人会对女人说:“我爱你,但是我相信他能让你更幸福”。听起来有一点心酸,但是这样的事情不只在电视里发生。 我没有能力说服布林和拉里佩奇将google中国总部设在哈尔滨,我也没有能力说服我自己把快乐老家设在哈尔滨。在一个大时代中,我们无能为力,正如晴雯性格率真,但抗争不过大观园的等级制度;学生崇尚自由,但抗争不过当局的高压政策。也许有一天,我有能力改造世界;但是在此之前,我只能被世界改造。哈尔滨不会是我的家,永远不会。 奇妙的是,我却把工大当成了一个家,寝室是我的卧室,实验室是我的书房,食堂是我的餐桌。不同之处是,它们之间的距离被线形地放大了几十倍。而我,是一个在家工作的soho一族! 所以,回校,对于我说是从老家到新家的过程。这样想,就不会有太多的不舍。但是,很难掩饰自己的失落,很难抛下身后的一切。 BT速度终于降下来了,我也可以回到那温暖的被窝。当然要先忍受一下刚进去那一刹那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