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lookou点名了

没想到继xiaonei,msn上被点之后,自家的blog也被点了,sigh游戏规则:被点名的朋友在blog里公开理想伴侣的性别和8个条件,并加以说明必须点5个或5 个以上人名,用尽所有方法通知他们执行游戏,被点名的人不可重复点名,同一个答题游戏每个人只能玩一次。 1 首先性格要合得来,个人认为自己比较不爱说话,所以mm一定要会逗我说话,不然两个人会被闷死的 2 人品要好,不太喜欢泼妇,呵呵.一定要和老妈合得来,不希望见到婆媳大战 3 相貌不要太抽象,最好是可爱一点的,如果有气质的话也可以接受 4 和我有一样的爱好最好了,像上网,篮球之类的,不过拒绝和我谈编程,干了一天活不要再听到这些东西了 5 善解人意,不要每次都让我很郁闷 6 会做好吃的,如果这条不行的话,我自己来学,反正两个人总要有一个会的 7 会陪我漂流,当我落魄的时候,能跟我在一起的,反过来也一样 8 有爱心,没事情养小狗,顺便帮我养一个孩子,嘿嘿 被我点到的不要叫,反正这是迟早的 solit,没办法,这种态势下去,迟早的事情anick,同上BTLiu,同上周兰珺,同上王华,连累你了

我和boss都毕业了

刚才在BBS上看到消息,我光荣的被评为了优秀毕业生。首先我要感谢wlk,是他转发的消息;还要感谢和我生活在一起的老婆:我的本本,我是通过她知道这个消息的;还要感谢今天遇到的猫猫狗狗,是他们让我的心情不错。 最后,我想祝贺我的boss oasis,他和我都被授予了这个光荣的称号,言下之意就是他也毕业了,不容易啊,工大的博士,就这么熬出来了…

开放还是限制

本来做技术,做学问,就是应该抱着一种开放的态度。浙大的校训就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有着这种气魄,才能纳百家之言,集天下之大成。 自古,技术的进步总是能造福人类,而我们这些做技术的人,也无时不刻不想将技术发扬岗大,做得更好。 可惜的是,技术是被人使用的,但是人是有善恶之分的,也许根本无所谓善和恶,只是观念不同。技术本身如水一般,纯净无色无味无臭,但是一旦加入人这种东西,很容易就变了。 网络本来是用于不同地方的人们互联信息的,大大方便了人们的生活,但是后来的Craker(我不叫Hacker,因为我觉得Hacker是值得尊敬的,他们是为了技术而技术,而Craker是为了利益而技术的) ,在网络上作恶,于是不得不出现了防火墙、密码、认证以及信息安全和我。引出这么多东西的,无非就是人性中的邪恶,而更可怕的是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二战如果希特勒掌握了核武器,那全世界必定又是一场浩劫;而现在美国的高科技,使得美军开飞机杀人就像是在玩电脑游戏一样;换成中国呢,又是一番景象。 当每次提起自己的实验室,说是国家重点实验室,一脸自豪的样子。不过真的想想发家史,恐怕就很难心平气和了。现在中国富翁的致富基本上都是作恶的,富得越快,孽做得越多,想想山西的煤矿,广东的女工,马家沟工地的农民工那些苦简直就是不算什么了。毕竟这个世界google这种make money without doing evil的公司太少了。 如果说当时我们帮着江core屏蔽法X功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屏蔽其他的关键词就说不过去了。在外人开来,我们就像一群帮凶喽罗(希望实验室的老师和师兄不要介意) 。扪心自问,中国现在的教化未开,我们有没有责任? 现在紫丁香也是如此,在我看来更加不耻。以前屏蔽党不希望看到的关键字,而现在更甚了。前几天讨论树国校长的是非问题,在BBS上引起了极大的争论。昨天去sysop看看,“王树国”也已经成为了关键词,下指示居然是学校的有关部门。李敖说北大孬,工大呢,我想他是不屑说了吧。 再好的技术,再开放的论坛,如果管事的都此版专横落后愚昧不化,总会走下坡路的。中国的科技在汉朝已经相当先进了,当时蔡伦的造纸术让中国灿烂的文化得以保存,汉武帝使人求得冶金术,大败匈奴。但是到了后来,明清却独尊所谓的朱程礼教,将其他的一切科技均视为奇技淫术,才造成了我们把火药放到鞭炮,英国人把火药放到枪炮里的不同结果。 都知道中国现在比上世纪好不少,但是现状还是不忍的让人揪心,尤其在工大这种地方,尤其郁闷,只能发发牢骚。有人说胡core是一个改革派,也许是吧,中国的路还有很长,希望这个过程快一点。就像马家沟工地的建设,直到总有一天会完工,但是总是希望快点结束。有时候晚上不小心掉在沟里,还忍不住上BBS骂树国几句一样。

long作指针

今天看了dw上的一片文章,讲的是64位移植的。 看来以后用地址指针一定要使用long,因为32位机上long是32位,64位机上是64位,天然的指针呀。 不过有一个疑问,以后128位机怎么办?用long long吗?

englishpod

Englishpod 是一个好东西 ,现在学英语都下载那里的音频,每天都有更新.用Firefox订阅那里的rss,如果有好东东的话就用itune 的pod下载听. 原来可以这么学英语,果然是english for your ipod,english for your mp3. itune上的广播有几个频道也比较不错,速度挺快的,在线听音乐之类的,感觉也不错.

粪青一族

大学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游离于理想和现实之间。当从小接受的正统教育突然在现实面前坍塌了,也许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反应:萎靡、迷茫或是激愤。 其中最后一种,就是通常所说的愤青(或为粪青、fq)。 他们往往认为某件事物非对即错,这就是为什么BBS上不少人吵得不可开交的原因:双方拿着不同侧面反映出的事情辩论争吵,那么到后来自然就没有什么结果。 或者,两方人生长的环境,经历过的事情完全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也完全不同。同样是对越反击战,有人看到英雄在杀敌,还有人看到了士兵在“三光”。恐怕很难有人给这场战争做出对错善恶的答案。 至于争吵,固然不好,最后难免可能会以粗口相对。但是反过来想,如果沉默下来,那将是多么的悲哀!不同意见的碰撞,说明至少还有思想,有了冲突,才有融合。 最后说一声,杨利伟是不是英雄,不是我们的党和工大领导给的,而是历史证明的。学生反对,无非就是对学校这种恶心的做法表示不满,不然今天也不会出现反思的帖子。这也证明了,粪青之后总会理智的。

黄龙游

前段时间搞得我特别的郁闷,于是下定决心,一定好处去散散心。考试晚了,就决定去去阿城玩了。这次约上mmpire去的。出了动物园,沿着和兴路走就到了哈阿公路,除去刚出哈尔滨的时候换一个链条之外还算比较顺利。出市的时候差不多已经12点多了。 公路并不宽,两辆大卡车中间一放,基本就已经差不多了。所以骑自行车就要格外小心了,只能在主道旁边的白线外骑。即使是这样,时不时地有一辆大卡车呼啸而过,那个强大的气流也会让你感到很不爽。 最要命的是阿城在哈尔滨的东南方向,这个时节又吹东南风,蹬起来特别费劲,后来实在不行停在了一户人家的前面,正想舒口气,突然被汪的一声吓着了,仔细一看,是一条半人高的大狗,不停地朝着我狂吠!不过还好这家伙是在铁门后面,不然… 我想,能在这个时间和你相见,也算是缘分了,于是欣然的和它留念,当然前提是获得它的主人——一对夫妇的同意了。 路上有不少上坡和下坡,上坡就不说了,那叫一个难骑,回来的时候实在吃不消了,在骑机个大上坡的时候推上去的。对比来说,下坡就好多了,可以滑行好长时间,当然这个时候也是最集中精力的时候,不然一个不小心就可能甩出去了。有一些下坡还是带转弯的,可以看到两条(甚至数条)长长黑色的橡胶车轮印延伸到路边,再过去就是被撞歪的护栏了.. 我们两个人一前一后,我的自行车生怕有故障,所以骑在前面,mmpire骑在后面,他一边骑一边听音乐,所以我基本上是一个人边看风景遍骑。无聊了,对着前面的路吼两声,不用害怕别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你。 下午三点差不多就到那里了,看了上京博物馆、上京遗址和完颜阿骨打的陵墓。在我看来,到那里并不是欣赏那里的风景,相对来说,纪念意义可能会更大一些。 博物馆里放了不少女真族的文物,我们正好遇上一个年轻的女讲解领着几个游客参观,所以就跟上去。有意思的是一位游客在每次讲解介绍完一个地方时候,总是问,这个东西有没有经过考证。然后停了解释之后还是连连摇头说不可信,真佩服那mm的耐心。这里倒也放了不少东西,例如圣旨、李鸿章的真迹,还有萨满等风俗的介绍。 小时候,在被窝里看关于岳飞的小说,当读到岳飞尽忠报国的时候,我就对他特别的佩服,一直视其为民族英雄。他对部下激扬陈词,说要直捣黄龙洞,可惜他一生都没有实现这个理想。所以我这次来到这古时的黄龙,有自己的含义。抱着这种特殊的心态,无论是寻古还是还愿,都不允许我花几块钱坐车过来。 博物馆外,我照的相是完颜阿骨打的骑马图。 对完颜阿骨打,我的态度是:不喜欢,但是尊重他。所以我不会在地面上的大殿中对他磕头乞福;而在他的地下墓室中,却也没有对他的石棺拍照。 至于上京遗迹,已经成为了一片农家,只有四周立着一圈土包,那是当时的宫墙,也许那个时候是金碧辉煌罢,单是现在却是长满了杂草。 俱往矣,那段历史,随着这破落的宫殿和西子湖畔的岳王庙。也许我能做的,只是Forgive it, but don’t forget it.

Negative things in US culture

每次上Kaylene的课都有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自己的英语已经好久没有练习了,不知道这节课会不会卡壳。但是每次都有一些收获。今天是讨论culture,她列了美国的缺点(Negative things): Can’t work too hardSelf-centeredToo much artistic licenseCommercial holidayLack of deep relationshipsDo not learn form the pastToo time-oriented 看到这些,心里不禁有点发毛,好多都是自己的特征。这些是不是八十后的特征呢?看来我们的文化真的开始有点西化了

Just for fun

我的日志中好像还没有谈过篮球,今天就来说一下我最喜欢的运动了 我承认我喜欢玩篮球,之所以把它叫做“玩篮球”而不是“打蓝球”,是因为我真的把它当作一个游戏,就像NBA的slogan是i love this game。 我不喜欢因为要比个胜负而去玩球,尽管我不会怕和任何人斗牛单挑,因为那样就失去了本来可以得到的很多快乐。我说过我是一个喜欢快乐的人。 篮球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生活方式,意味着自由,意味着Free-Style。这与我喜欢Gnu Linux有着相同的根源。想做什么动作就做什么动作,成功了周围的人会为你叫好,失败了对着他们吐一下舌头,仅此而已。 说到比赛,今天去看了实验室的篮球赛,一个难看不能概括当时的情景。一面小动作不断,一面动不动就不打。如果不是我们实验室的话,我估计就选择当场走人了。球赛不应该是这样的,手上不干净的球员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而中场走人的球员也对不起支持他们的观众。 马龙奋斗这么久还是没有得到总冠军戒指,我感到惋惜,但我不会尊敬他,他和斯托克顿的小动作,比今天的还要多好多。如果说以这种形式赢得比赛,那我宁可不看。相反,麦蒂和明明就好多了,即使打得很有侵略性,但是照样很干净。TMAC,如果用中文形容他,那就是优美,如果用英文形容他,那就是gentle。即使他被交换出去,我想我还是会继续喜欢他的(尽管现在看来这种概率还是比较小的)。 套用一句Linus的经典:Just for fun!

世界真奇妙

你能想到一个单身汉去管BBS的love版吗?今天我就遇到了这样一件事情,而我,则是这件事情的主角.前几天azuresnake在bm_test版上找人当love版的斑竹,觉得这件事情挺有意思的,于是就回了这个帖子,说不错啊,可以试一下。结果过几天,她就给我回信了,一阵鼓励加诱惑,终于让我下了决心,去申请一下斑竹。今天刚刚考完网工(如果你问我考得怎么样,我只能说答题在人,通过在天),当了一会儿篮球,直到脚抽筋了。于是回到实验室,发现任命已经下来了。难道我真的是love的板斧了吗? 只能说明世界太奇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