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宁静

前面是夜幕下的松花江后面是霓虹下的中央大街独自驻立在两者之间那是两个世界的交合处宁静与喧闹未知与已知伟岸与伟大… 我在苦思向前还是向后?我是向住那安逸,抑或不舍这壮美? 手捧江水,已不那么冰寒。春水缓缓东逝安静无声,唯有远处的防洪纪念碑的浮雕记录了它当年的疯狂 以前也曾来过但从不在夜里若非担心那辆破自行车真的很享受四周的和谐ipod流出的歌声冲散了这份宁静 很享受这样的夜晚哈尔滨最好的时节两个月后,别人会走两年之后,我也会走今夜,会留在我心中在那遥远的冰城曾有过迷人的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