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fate

记得一年前,李治军老师给我们讲密码学的时候,谈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生日问题:在我们班的30个人中,很有可能两个人的生日是一样的。 粗看起来觉得不可能。根据抽屉原理,367个人中间,肯定有两个人的生日相同,但是30个人好像太少了一点吧? 后来,他分析了一下,当班级中的人数为23时,就有半数以上的班级会发生这件事;当班级人数为50时,竟有97%的班级会发生这件事。推而广之,任意四个人中,有两人属相一样的可能约有一半。 其实这背后的公式就是: 本来是用来说明再长的密钥也不像人们想象那么安全,造成冲突的概率可能会很高。不过,想想它原来的含义,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吧,冥冥中原来是一个数学的trick! 上kaylene的课已经有一阵子了,只知道两件事,班里有一个ppmm,以及还有5节课就要各奔东西了。上次分在一个组里面讨论movie,记下了电话号码,其它就没有联系了。 今天上校内网(虽然yefuBS我,但觉得那里人气不错,偶尔也能看到ppmm,挺好的一个地方) ,看到李丹加我好友了。再仔细一看,jesus,生日也是一天的!要说我们班,还真算是小,估计也就20个人左右,看来这个缘分还真是的。 结果是我又认了一个jj,这世道,四年mm一个都没有混到,jj倒是认了好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