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还是限制

本来做技术,做学问,就是应该抱着一种开放的态度。浙大的校训就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有着这种气魄,才能纳百家之言,集天下之大成。 自古,技术的进步总是能造福人类,而我们这些做技术的人,也无时不刻不想将技术发扬岗大,做得更好。 可惜的是,技术是被人使用的,但是人是有善恶之分的,也许根本无所谓善和恶,只是观念不同。技术本身如水一般,纯净无色无味无臭,但是一旦加入人这种东西,很容易就变了。 网络本来是用于不同地方的人们互联信息的,大大方便了人们的生活,但是后来的Craker(我不叫Hacker,因为我觉得Hacker是值得尊敬的,他们是为了技术而技术,而Craker是为了利益而技术的) ,在网络上作恶,于是不得不出现了防火墙、密码、认证以及信息安全和我。引出这么多东西的,无非就是人性中的邪恶,而更可怕的是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二战如果希特勒掌握了核武器,那全世界必定又是一场浩劫;而现在美国的高科技,使得美军开飞机杀人就像是在玩电脑游戏一样;换成中国呢,又是一番景象。 当每次提起自己的实验室,说是国家重点实验室,一脸自豪的样子。不过真的想想发家史,恐怕就很难心平气和了。现在中国富翁的致富基本上都是作恶的,富得越快,孽做得越多,想想山西的煤矿,广东的女工,马家沟工地的农民工那些苦简直就是不算什么了。毕竟这个世界google这种make money without doing evil的公司太少了。 如果说当时我们帮着江core屏蔽法X功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屏蔽其他的关键词就说不过去了。在外人开来,我们就像一群帮凶喽罗(希望实验室的老师和师兄不要介意) 。扪心自问,中国现在的教化未开,我们有没有责任? 现在紫丁香也是如此,在我看来更加不耻。以前屏蔽党不希望看到的关键字,而现在更甚了。前几天讨论树国校长的是非问题,在BBS上引起了极大的争论。昨天去sysop看看,“王树国”也已经成为了关键词,下指示居然是学校的有关部门。李敖说北大孬,工大呢,我想他是不屑说了吧。 再好的技术,再开放的论坛,如果管事的都此版专横落后愚昧不化,总会走下坡路的。中国的科技在汉朝已经相当先进了,当时蔡伦的造纸术让中国灿烂的文化得以保存,汉武帝使人求得冶金术,大败匈奴。但是到了后来,明清却独尊所谓的朱程礼教,将其他的一切科技均视为奇技淫术,才造成了我们把火药放到鞭炮,英国人把火药放到枪炮里的不同结果。 都知道中国现在比上世纪好不少,但是现状还是不忍的让人揪心,尤其在工大这种地方,尤其郁闷,只能发发牢骚。有人说胡core是一个改革派,也许是吧,中国的路还有很长,希望这个过程快一点。就像马家沟工地的建设,直到总有一天会完工,但是总是希望快点结束。有时候晚上不小心掉在沟里,还忍不住上BBS骂树国几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