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

现在很怕上十大,主id实在太有名了,很容易就回啊回啊就上了十大。 昨天发了一个帖子“幸运日”,结果今天就上去了;小强发文庆祝我转正,又被顶上去了。 ft啊ft,现在基本上系里面每一个人都知道了,不过我已经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了,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八卦去吧。

简单

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是一个简单的人,衣着、办事、想法都是如此。也许有人阅历太多,以致不相信。 那我只能说,随你吧,我就做我自己。爱我所爱,厌我所厌。不敢说,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但是对于某人,我绝对不会撒谎,只是在一些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希望你能明白,找到一个能伴自己一生的人并不容易,无论这个过程多快,或者多慢,找到了就不会后悔。

面膜

应观众要求,写一点使用面膜的体会吧。几天前的事情了。 使用之前,对这个东西还是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但是真的拿到了面膜,还有点好奇。 先看看说明书,了解了使用手册。等了好久,看看寝室里面的人比较少了,嗯,开始吧。 站起来,取出面膜纸,说了一句,这个还挺不错。于是,兄弟们看了一看,有的说,哦,是面膜呀;有的说,哪里来的?我当然一一应付啦。接着他们玩游戏的继续玩游戏,看电影的继续看电影。 还好,过了这一关。那就真的开始啦。将纸展开,铺到脸上。用镜子一照,哇塞,简直就是一个鬼呀! 无奈,用手机拍下这个可爱的鬼,存档。好不容易熬到了第十六分钟,赶紧取下来。去水房洗个脸,冲一下。 万事大吉,恕不奉上玉照。

连封两次,你们谁能!

本来心情好一点了,结果发现邮箱里面两封被封的通知。 第一封是BM_test的,那个是当时BT地主动要求被封的,结果iriscross还真的封了我,ft第二封是Complain的,最近又帅哥在那里又吵又闹的,结果般把板凳去看热闹,随手回了一个帖子,搞笑了一把。谁知最近那里的版主们被那个帅哥治的神经过敏了,毫不犹豫的把我Ctrl+D了。ft2nnd,上紫丁香一共就没被杀过几次。做上斑斑之后就倒霉了,这已是今年第三次了…

又是技术

不知从何说起,不知如何说出来,总之现在心情比较糟糕。很早就有预感了,不过心里还是不好受,第二天胡子拉碴,眼睛里还有红血丝,一副落魄杨。被她发现了,不过没告诉她为什么。因为我祈祷但愿这一切不是真的。不过要来的总是回来的。人躲不过命运,就如人躲不过死神。一刹那,似乎有一种受骗的感觉,但是还是强作笑颜,甚至还很绅士地和人家打了招呼,吃了饭。免得所有人都尴尬,不过说实话,这顿饭真的很难下咽,西瓜也索然无味。煞风景的是,这时候食堂还放着我最喜欢的童话,那又是一个故事了,只是结局同样不好,这难道是上天对我的一种讽刺吗?只是想将剩下的事情快点做完,早点逃离这该死的环境。可是做事的时候总是胡思乱想,越做越烦。完全不像平时那么冷静,不是代码的问题,再恶心的程序我也调过,再长的时间我也花过,但是这次不同。真想将键盘一推,大吼一声:丫的,老子不做了!可是不能,答应的事情是不能反悔的,再难也要做。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苯、傻,还是诚、信。可惜,我没有时间想这些问题,还有事情要做,那就做下去。忘记刚才的一切,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就当是在电视上的一出悲戏。晚上,很晚,还是睡不着。听听ipod,以前这样都可以进入梦乡的,今天却失败了。好久没有失眠了,滋味真不好受。知道她还在通宵,发个短信,让她注意身体别着凉。我不期待什么,直接关机了。我甚至希望她的手机像以前那样,总是收不到我的短信。受到刘墉的影响太深了,我觉得爱是一种付出,一种豁达,当你知道她不和你在一起会更幸福的时候,我宁愿当面祝福她,然后到一个角落里面发泄。自然,我不会哭泣,我已经忘了如何哭了。也许小时候的眼泪流得太多,都哭干了,现在想哭也哭不出来了。我习惯了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做别人和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事情。我想做一个善良的人,我不觉得自己有多高尚,只是性格使然。我不想骗别人,却免不了总是被别人骗,而且被骗得心甘情愿。 一遍又一遍的听奶茶的《一辈子的孤单》,很好听,也很动人。难道这首歌就是对这段记忆的总结?还是对四年生活的一个尾声?

为自由而技术

为自由而技术。很早就想说一下这个问题,但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毕竟这是一个游离于social和tech之间的话题。即使是计算机专业的人,99%也不会理解这个的观点。不过对于资深的自由社区的人来说,这又的确太浅显了,不值一提。所以本文我就不放在blog上了,一般浪费他们的时间。 那么我们首先将其作为一个疑问的命题:为何而技术? 即使很了解我的人,也会误解我学技术的原因。他们会认为是为了鄙视或反鄙视。我坚信,在科学和技术的社区中,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 区别只是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没有人可以用任何原因鄙视其他人。也许言语中他们会对一些不自己寻找答案的新人有些offensive,但是很多情况下都是有一种怒其不争的感觉。 那么为何而技术,为钱吗 ?我已经看到了很多人投入无数的精力在一些为大家造福的项目中去。且不说全世界的自由爱好者投入的Gnu/Linux项目,就说工大的,远的有ark、gaea,近的有sf。尽管很多人有不理解,例如,前一阵子有人抱怨gaea上都是D版的音乐,还有人发现gaea上有广告就不满了,却不知gaea在背后的付出。这些项目都是免费提供的,广告只不过是为了使这个东西能够继续做下去的一种手段。就像Mozilla 的online store也卖衣服一样。但是他们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钱!如果只为了钱,世界上不会只有Gates。 当然有人说,没有钱,你拿什么吃饭,开发那些东西?我的观点是没有钱当然不行,太多钱也不会不好。Enough money is enough。钱多了,那不过是一个数字,与你看BT时的下载速度没什么区别。Gates不是还捐出很多美金作慈善吗? 抛开对金钱的追求,我们可以单纯为技术而技术,可是问题是你能像大师们几十年如一日地钻研某一个问题吗?我是不能。所以我们需要有一点能够支持自己的东西。那就是信仰,还有自由。 在中国,政治上的自由还为时尚早,幸好,我们还能在技术上追求一种自由。不受压迫,没有垄断,每一个人都要帮助有困难的人,每一个人都为别人编写有用的软件,每一个人都将自己的代码公开,供别人研究学习重用。 听起来有点像共产主义,这也是为什么我的Tshirt上的字样为:M$ is for capitalist running Windows,而我们做的就是在虚拟的网络中建立一个开放、自由的社区 ,甚至是一个社会。这也是FooToo现在在做的事情。 我很喜欢这句话:In a world without doors or walls, there is no need for Gates or … Continue reading

msn的会话监控

前几天研究了一下msn的协议,应该说比QQ的那个协议好看得多。现在来看看如何对msn的一个会话进行监控。 我们假设的场景为用户Bob想建立两个对话,对话Session1中Bob与Dave和George说hello,对话Session2中Bob与Frank说test。OK, here we go。msn用户在新建一个会话之前,首先需要向服务器连接到一个SB服务器(Switchboard),每一个会话对应一个SB ,SB是用于控制整个会话的服务器端,它会存储一些必要的信息,例如参加会话的人员、地址等,并且转发数据。在这一步,用户向NS服务器(Notification Server)发送一个询问,NS服务器返回一个SB的地址。之后,用户就可以连接SB服务器新建一个会话了。 具体如下所示:>>> XFR 15 SBrn<<< XFR 15 SB 207.46.108.37:1863 CKI 17262740.1050826919.32308rn 以上就说明NS服务器返回了SB地址为207.46.108.37:1863。如果我们在监视客户端和NS服务器的时候发现有服务器向客户端发送XFR的信息的时候,我们就能知道SB的信息。 接下来,用户获知SB1服务器地址后,会连结SB1,它会发送cal Dave请求和cal George请求,于是SB1返回两个cal session号,session号就是整个Session1的标记。我们可以通过这个session号来判断是否是同一个会话。最后通过joi邀请Dave和George进入会话。 例如: >>> CAL 8 dave@passport.comrn<<< CAL 8 RINGING 17342299rn<<< JOI dave@passport.com Davern>>> CAL … Continue reading

简单如衣/一

简单就是美,这就是我喜欢的生活方式. 我的衣着永远是最简单的,Tshirt+Jean+TMAC。 不用想太多合不合适,只要自己喜欢就好了。 做人也是这样,很多朋友答我的问题都答得不错。我觉得也是这样子,心里坦坦荡荡,活得轻松一点。

msn的协议

今天看了看msn的协议分析,还是挺有意思的,有一点启发。 msn的协议都是基于文本形式的,很像http协议,所以很好理解(当然是指字面上的,机制还是有点复杂)。 第一部分是登陆,登陆首先要与服务器协商协议类型,有点像socks代理的协商,等确定一个双方都可接受的协议后,客户端开始进行认证。当认证成功之后,开始下载各种信息,例如用户资料,好友信息,好友状态等等。 第二部分是用户状态的确定,服务器每隔一段时间发送一个挑战字符串(Challenge), 用户需要正确回答,否则会被认为掉线被踢的。 第三部分是信息的发送,msn协议对于聊天的设计是采用了会话(Session) 的形式,你可以要求很多人加入一个会话。但是很有意思,用户在发送信息的时候,并没有给出需要发送的用户或者会话号,只是简单的给出了信息的格式和内容;而在信息的接收的时候,有发送人的信息。 后来我仔细的想了一想,后者没有矛盾,因为在一个会话中,你接收信息的时候 ,如果数据包中没有发送人,那么你就分不清到底是这个会话中的哪个人发送的。但是至于前者,我怎么都想不明白,因为如果你开了两个会话,那么你到底发给哪个会话呢? 后来,我仔细的看了一看,原来每一个会话都是一个新的连接(这是废话),所以本地端口不同,但是奇怪的是,连接远端的服务器的IP不同,而端口相同。例如,有三个会话,发送三个消息分别到:207.46.26.72:1863 ,207.46.26.144:1863,65.54.228.41:1863。你可以查一下这些IP,发现都是美国微软的,这就是说,那是一个机群,每一个会话对应一个NS服务器。 我看了看捕到的数据报,原来新建一个会话的时候,用户首先要获取一个NS服务器(XFR),一般每次服务器返回不同的NS服务器地址。这样的话,每一个会话都对应一个不同的NS服务器。NS服务器上存储了每次会话中的用户信息,所以每次用户向NS发送消息,NS服务器就能将消息中继到其他的用户那里。 基本上原理搞清楚了,不过有一个事实很明显,用户需要与100个人同时单独对话,那么他同时需要100台NS服务器。我只能说,M$还真TM的有钱!当时我做GoSafe的时候可只有一台localhost作服务器,sigh… 在此,也感谢在测试中被我骚扰的 雪雪、岳峰、海洋和liushi ,还有和我一起被QQ协议郁闷的大为同志 🙂 msn 协议的更多内容参见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