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十八怪

话说云南有十八怪: 云南第一怪,鸡蛋用草串着买。云南第二怪,粑粑饼子叫饵块。云南第三怪,三只蚊子炒盘菜。云南第四怪,石头长到云天外。云南第五怪,摘下草帽当锅盖。云南第六怪,四季衣服同穿戴。云南第七怪,种田能手多老太。云南第八怪,竹筒能做水烟袋。云南第九怪,袖珍小马有能耐。 云南第十怪,蚂蚱能做下酒菜。云南十一怪,四季都出好瓜菜。云南十二怪,好烟见抽不见卖。云南十三怪,茅草畅销海内外。云南十四怪,火车没有汽车快。云南十五怪,娃娃出门男人带。云南十六怪,山洞能跟仙境赛。云南十七怪,过桥米线人人爱。云南十八怪,鲜花四季开不败。 能有这么多怪,看来也是因为云南处于西南边陲,和中原的习俗不太一样。这一点,我在这短短的几天中就有感受了。 先说称呼吧,在云南,你别叫女孩子“小姐” ,这是一大禁忌。我估计是因为“小姐”就相等于“妓女”吧?没有经过考证,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的意思。相反地,你要称呼人家“小妹”或者“阿妹”,我倒是觉得这两个称呼比较轻佻。所以,每次点菜或者想要什么服务,都叫mm们“服务员”,这个就比较中性了。对于男生,你可以叫“阿白哥”或者“阿黑哥”,“阿白哥”就是形容那些比较帅的男生,而“阿黑哥”是那些比较忠厚老实的男生,比如像我^_^我注意了一下,导游小妹叫的最多的是“阿黑哥”,所以我觉得这个称呼应该比较褒义一些。 还有就是云南的天气,在这么南方,还能这么凉快,真的不容易了。昆明一年一共分为两季:旱季和雨季。终年基本上维持在十度到二十度,可以说这种天气真是太爽了! 最让我困惑的是云南人的方言。我第一天到旅店,想到火车站去,结果问一个警察,结果他一顿“#@%#%@” 。我想到了“鸟语花香”这个成语,但是重点是在“鸟语”上。你可以听懂某一两个词,但是你还是不知道他的意思是什么。结果就是,我很努力的听着,然后点点头向他笑了一笑,说一声谢谢,走人。可是问题是,他到底是的是什么呀?我晕死,最后我发现一个规律,问路要想年轻人问,这倒是颠覆了我以前的问路观,以前我总是问一些大叔大妈,他们都比较热心,但是在这里你只能问七十八十后,至少人家还说国语…

开始忙了

新学期来了,我感觉自己又会开始忙起来了。 学习不用说了,该死的奖学金制度自然会让无数人抛头颅洒热血,为了那点钱,我也要努力了。回到kb的本科时代。 BBS上估计就不能每天都时不时地去盯一下了。这个地方真的不宜久留, 还是早点跳出来,不然就陷进去了。 今天,BBS上Adobe找我,说要我参与嘎雅的改版,如果我再参加这个的话,那就估计要忙死了。不过,像gaea 一样做一点事情,一直是我的目标,如果这次能做出来的话,我也愿意试一下。

网工

今天上午叉叉发短信告诉我网络工程师的考试成绩出来了,让我去查。我查了一下,自己是60+62,庆幸自己涉险过关;而他是double 49,本来想安慰一下他的,下次再来好了。谁知他说及格分数线是double 45,他也过了。我晕,这样我超过分数线这么多,不是亏了?

火车当了

火车上的第二天,傍晚,马上就要到湖南娄底了,但是还是出了意外,可能是雷电的关系,前面的电力网停电了,火车停了下来,都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还是没有启动的迹象。 看完一部恐怖小说之后,无聊了,就听同行的天大的师生八卦他们学校的老师们。因为对这方面知识的严重匮乏,我只能充当一名潜水员的角色。 主要八卦的内容无非是老师的年龄、逸事之类的东西。最有意思的是由一对夫妻,丈夫是博导,而妻子读丈夫的博士,而且这种情况貌似不止一对。还有一位老师,原来上课没有教材,结果一位很认真的女生,在上完他的课之后,整理了一本笔记,很多同学借他的笔记去复印,最后那位老师对她说,给我也复印一份吧,后来还拿这本讲义区划分考试范围!当然这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比较严格正规了,不过这些事情和我们现在的情况还是有几分相似的。 写到这里,火车终于开动了。Thank Godness!

外篇:王院士

昨天说好要写一下王院士的外篇,所以我就花一天时间来写一下。要知道IBM院士(IBM Fellow)在IBM可是很牛的,一共才50个,这里是他的简介。 王院士,我们通常称之为王老师,如上篇说的,是一个十分善谈的人。不过之所以要写他,是因为他说的话引发了我的一些思考。 兼收并蓄 IBM 之所以能够在业界长期扮演一个leader的角色,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它不是闭门造车,而是兼收并蓄。IBM在很多领域都是一个领跑者,一个标准的制定者。而在现在的IT界,想要一直走在最前面、掌握技术在若干年后的走向,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第一要把握技术的发展方向;第二要有相当的实力。所以,IBM有一个“智囊团”,比如王老师也曾在那里工作。他们都是某领域十分厉害的人,掌握了自己现有的技术,了解竞争对手现有的技术,进而预测将来业界的发展方向,为公司的发展和决策提供依据。这些人可以说是该领域的大家了,我想这些人才真的是国内公司最缺少的人。所以它们只能做到人云亦云,始终落后人家一步。 同时,做技术的时候,IBM也不是闭门造车,而是根据自己的情况,参考别人的成就,做到技术的融合。IBM的五大品牌中的三大品牌Lotus、Tivoli和Rational就是收购了其他公司的产品,但是这些收购不是像中国的领导那样心血来潮完成的,而是根据公司当时的情况和需要所作的决策。也就是说,IBM是关注业界其他公司的情况,吸收它们的精华,来补充自己。我想,这种思想与现在IBM参与到开源运动的动机一定有一种必然的联系。 服务科学 服务科学是去年IBM提出来的一个观念,开始我以为服务是单纯的提供各种服务,可是后来听了王老师的回答之后才知道,这里的服务其实等同于业务(Business)。to be continued…

会议第一天

又在昆明呆了一天,这里的天气真的很凉快,觉得比哈尔滨的温度句都要低,春城果然使名不虚传! 一整天都是开会,谈的都是公事。说是会议,其实就是几位IBM的人员作的presatasion,例行公事,主要是关于IBM的高校合作,没什么好说的。 最值得一听的是IBM院士王云。(图片如下,很自信的那种感觉,呵呵)他是那种热爱灌水的的人,他可以将一个问题绕开,长篇大论的讨论另外一个问题,之后很自然的结题了。但是他今天谈的(或者引申的)很多问题,例如SOA、IBM的收购战略等等,的确扫清了我以前认识中的一些死角。而且他说自己的人生奋斗,引发了我的一些思考,这些我都会在外篇中详细的谈一下。 下午会议结束之后,我去找网吧上网,还好是省会城市,过了一个街口就找到了网吧。不过该网吧坐落于一家旅店的楼上,两元一小时,而且还是Win2000的OS,ft死了。不过不管这么多了,能上网就可以了。半小时内,我算是体会到多线程处理的“快感”了,BBS、Email、QQ、xiaonei……可惜网速有点慢,telnet比较卡。 当处理完一切后,走出网吧,这时候突然发现外面已经是倾盆大雨了。我暗想,昨天我来的时候你还是阴云密布,现在才下雨,丫挺的还挺久!我急着赶回去吃饭,也没多想,撒开腿就跑。那雨也真是大,我到饭店已经是湿透了,转身一看,T恤背后站上了红点,乍一看还以为是血呢,仔细一想才意识到这是路上的泥水,这里的土都是红色的,应该是含铁比较多的原因。洗衣服,换一件IBM发的Tshirt(那件就不敢恭维了,具体的样式可以看看我以后拍的pp),吃饭,回来洗澡上床看《武林外传》,写日志,睡觉。

无用功

写了几篇流水账,记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不正常了. 辛辛苦苦忙了一个晚上,昨天下午准备给专家们演示,结果就只是老板和专家们说话,说话就pass了.我在那里就像一具木偶一样. 今天是参观,应该也能演示一下.结果院长带着一群专家过来,看了一下我的界面,说了一声,这是运行结果呀,然后就走了. 我当时那个ft啊.

时空穿梭

早上我到了北京,签了票。准备晚上就登上去昆明的火车。 由于昨晚上没有睡好,所以早上昏昏沉沉的,走了很远的路,想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的。却发现走了几条街,居然没有一个石凳之类的东西!这点比起杭州来真是差远了,可能是因为杭州市旅游城市的原因吧。 实在受不了了,就在绿化带边的水泥条上睡起来。活脱脱一个刚进北京城的农民工,sigh。 等清醒了一些,我就起身了去吃饭。找了一家上海小吃,说实话,北京吃东西真是不便宜,什么东西都是哈尔滨的两倍以上。我吃了一碗雪菜肉丝面,4元,可惜哈尔滨没有雪菜,所以没有对比性。 吃完之后,就想去百货公司看看,那里还有些冷气。北京真的很热,这几天有特别的闷。我不知不觉已经觉得出汗了。 正在商店里面逛着呢,电话响了,老板的。一听,my god,现在让我回去!!! 晕了,估计老板也晕了。这个世界怎么这么疯狂?他说等一下再打过来。 一会儿之后,收到了他的电话,回来是一定的了,而且是马上。在平时,我一定以为这是天方夜谭,可是老板的语气不容怀疑。他说,那就飞回来吧。 于是,我就开始找订机票的地方,还好刚才路过了一家。过去一问,880,好贵啊。我掏出了身上所有的百元大钞,刚刚好九张。深深吐出一口气,全部递过去了。 就这么说走就走,爷就是这么潇洒! 不远处就是机场大巴,上了大巴就直奔机场。nnd,在机场安检的时候,还损失了一把军刀,安检说,要不托运,要不四十天后来拿。我kao,哪条我也不行啊,算了,就一把刀而已。爷就是这么洒脱! 起飞的时候被告知,我们的飞机前面还有六架待起飞的飞机,nnd ,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呀!诸事不顺。等了好久,终于起飞了….. 当高度渐渐升高,飞机钻出了云层,我才意识到北京的天还能够这么蓝!这时候出现了很美妙的一幅画面:飞机下面是厚厚的云层,就像是波涛汹涌的海面,但是那些浪头都是静止不动的。而上面则是蔚蓝的天空,太阳光线很强,而且是斜着射入飞机的窗口,十分刺眼。 我突然想起来,在万米高空中最想干的事情是什么呢?说出来不好意思,算了,想想而已,不说了,呵呵。 晚上八点钟到了实验室,干了一个通宵,凌晨两三点收工睡觉。 这一天啊…………

浮躁的一夜

上了火车,明天就能到北京了。可惜没有坐票,只能站着。 挺无聊的,但是火车的轰隆声又让人不安,这种时候显然不适合看《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我看了几页就坚持不下去了。后来,我只能看起Palm来了。 还好走之前我收集了几篇mop上的热门文章,看着挺有意思的。 不过 ,眼睛还是受不了。想看电影老友记,又怕太费电了,过一阵子就没有电了。 还是安心睡我的觉吧。发现过道上好多人都是直接躺下了,我也无可奈何的“横尸过道”。不过,我只是将双腿横放着,technically speaking,人们还是可以从我双腿之上迈过的。 就这样我以为可以睡个囫囵觉了,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听到一个中年人对着一个年轻人大叫,前面的内容没有听清楚,只听到最激动人心的:你来打我呀,有本事你来打我呀! 那个年轻人开始只是和他说几句,但是老人家(他的气质太像老毛了,没办法不联系起来)就嚷嚷着让小伙子动他。小伙子于是上去给了他一下,身旁他媳妇也来了一下。这下就好看了。车里的人都站起来看热闹了。经过了长时间的无聊,有这么一出戏,怎么能错过呢。 接下来是阶段性冲突,老头挑衅一阵子,小伙子冲上去K一阵子,接下来老头再骂一阵子,又开始挑衅….. 后来人群众终于有忍不住的了,让老头小点声。老头则将手插在腰间,右手不住的挥舞,一幅领导训话的气派,可惜谁都知道他处于下风。大家都就当看笑话了。后来乘务员和乘警都来了,这时候我们才知道,老头原来喝酒了,刚才在发酒疯呢,呵呵。 但是在乘警警告他不要大声喧哗之后,老头还是不依不饶。原来一个酒鬼可以这么厉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头在表示下了火车之后单挑后,也就渐渐的没有声音了。我也混混沉沉地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