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巨人的肩上[征文]

如果说我看得比别人更远,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上。牛顿,1676 在同龄人中,我也许算是比较成功的。做了一些项目,获得了一些奖,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但是我自认为天资一般,为什么能够走得比较好呢,我曾经很认真地思考过这个问题。 其实答案很简单:IBM。我站在了蓝色巨人的肩上,我与他解下了不解之缘。 IBM Club 早在大二的时候,我加入了哈工大的IBM俱乐部,现在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棒的选择! 在俱乐部中,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学习的快乐。有些人一辈子都无法感受这种快乐,因为他们学习的东西恰恰是他们不喜欢的。 俱乐部的氛围十分融洽,俱乐部中有很多十分厉害的师兄。我与他们相处,向他们学习。耳濡目染,我开始喜欢上了Linux。 学习Linux并不容易。我想起了IBM的一幅宣传海报:一座宏伟的图书馆,一个小孩坐在中间,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图书馆中到处都是书籍,小孩的眼神中透出了一种敬畏和渴望。海报的标题是:Linux is Education。那时,我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小孩,师兄们将我引到了一座城堡,当我打开大门,才意识到里面是一个如此神圣的大堂,我自己是如此的渺小。 然而,在俱乐部的老师和师兄们的指导下,我渐渐地克服了最初的恐惧感,开始迷恋起这个图书馆来了。我平时研究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有时候还和大家一起讨论,进行讲座,向大家介绍自己学习的心得体会。 这种学习的过程无疑是快乐的,而与别人分享这一份快乐,这份快乐就变成了好多份,我们就是这样将自己的快乐最大化。 在俱乐部中,我学习到的不只有技术,还有思想,或者说是一种哲学,一种如何学习、如何工作,以及如何开发的哲学。俱乐部的Cliff老师在平时就潜移默化的向我们传输这种哲学。在GNU/Linux社区,这叫做GNU哲学,就是一种自由的精神。所以,我时常会觉得Cliff是一个传教士,而俱乐部就是一个教堂,而我们是一群信徒。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当我看完《Free as in freedom》之后,我才明白,这个教堂是建立在计算机科学之上的,用RMS的话说,就是Church of Emacs。而我们做的,就是将自由的思想传播给尽可能多的人们。 可以说,俱乐部是一个磁场,它用一种魔力吸引每一个进来的人。如果能够在这个地方呆上几年,那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了。 创新大赛 在我即将离开俱乐部的时候,我参加了第二届“IBM杯”高校校园创新设计大赛。借这个机会,我开始和我的师弟们,做一个自己感兴趣的项目。 从选题到定题,从分析到设计,从实现到测试,我们都一丝不苟地完成,在这个过程中,我深深地感受到了“Think”的内涵。这种勤于思考、善于思考精神是IBM的特色和标志,唯有如此,IBM才能做到专利申请数多年榜首。我们要做的是,如何使自己的项目做的更有新意,更适合用户。幸运的是,在俱乐部中,我们早已习惯了去思考,去了解用户的需要。 尽管定题花费了一番时间,不过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我们在项目的整个开发工程中比较顺利。前期大量的分析准备和开发时良好的Teamwork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一路杀入决赛,在整理完文档、代码和Demo后,我到了北京。在这里,我见到了一样怀有技术热情和理想的同学们。我觉得那几天最重要的不是比赛的胜负,而是能够和这些同龄人一起交流彼此的看法。 虽然只有短短几天,但是这次大赛开阔了我的视野,了解了最新的技术发展。我从中也是受益匪浅。 回顾我的种种经历,其中始终伴随着IBM的影迹。是的,IBM这个蓝色的巨人,对我的影响无处不在,无论观念上、思想上,还是技术上、处事上,我已不是当初图书馆内坐着的那个懵懂小孩了,我已开始用自己的方式,研究那浩瀚的书籍,也许若干年之后,我也能写出自己的著作来,留在图书馆的名人堂中。 我不能不感谢IBM俱乐部、Cliff和我的师兄们,而他们也是站在巨人的肩山。今天我站在他们的肩上,今后必定有人站在我的肩上。所以我想,蓝色巨人会越来越高,也会越走越远。

汉服

看了网上有人穿汉服上街,觉得挺不错的。特别是ppmm穿上去之后,太好看了。 像当年祖先们穿着这样的衣服,创造了多么灿烂的文化。而到了清朝,文化都被阉割了,何况是服饰和发饰之类的东西。我现在特别反感那些清宫戏,一群额头光亮的阿哥格格,还有一部复一部的和绅清官斗,全是北京腔。导演编剧们却不知清朝只有三百年,还有半个世纪的屈辱史,而华夏却有五千年的光辉,而什么眼光如此局限? 扯远了,现在人们看得最多的是那些马褂、旗袍,却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服饰:汉服。当网友们穿着汉服走在街头,却被误以为是韩服、和服。那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所以,以后我结婚的时候,就穿着汉服,这样一定会相当cool,此外更重要的是,让我时刻记住自己是一个华夏子孙。一个人可以不爱自己的统治者,但是不可以不爱自己的国家,更不能忘记自己的文化。

无题

不知道改写一些什么,只是觉得应该需要到这里来一下。 心情不太好,主动向老板要了一些任务,希望能够每天能看一些东西。 可惜下午和晚上看了《明朝的那些事儿-历史应该可以写得好看》。从朱元璋写起,现在才到朱棣,已经写了300多篇了。我看的头昏脑胀,不过不得不承认,作者的确写的挺不错的。有机会大家可以看一下。

ibmtc maillist

今天发现thunderbird的速度实在太慢了,仔细看看,点了hit信箱的时候,一直提示在build index。建索引都用了这么久,不是算法烂就是信件多了。果然,单hit的文件夹中就有1k多封信(thunderbird提示有40k封,这个应该是一个bug,一年不会有这么多信的,估计是overflow了) 这么多信还只是大四开始用thunderbird的时候起的,没有算上大二、大三的时候的信。 这些信中大部分都是ibmtc的邮件列表,大约有800封吧(实际上可能比这个数字还要多,有一些讨论相关问题的信件不是用maillist发的)。从校园创新大赛开始的,到现在的R-day,算来也有近一年了。这个maillist也是我亲手建起来的,所以还是有一点感情的。 但是信件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只能开始删除一些比较水的mail。要看水不水,只能查看这些信的内容,很有意思,我发现,这里就是一个大杂烩。有比较轻松的,像谁发现了什么好玩或者有趣的东西,就发给大家共享这份快乐;还有比较正式的,像是开会、打扫卫生的通知等。 按照时间的顺序,不难看出俱乐部在这一年的发展:新人培训 -> 校园创新大赛 -> 科技创新 -> FoOTOo、SF项目的开展 -> 嵌入式比赛、Fblog -> 第二界开源软件竞赛 -> R-Day -> …,当然中间夹杂着solit的《七暴奇缘》“项目”、小光的征友,还有学院新主页的讨论等等。 无论是轻松还是正经,都看得出大家在交流,在沟通,在做某一件事情,这对于一个被所谓的本科教育毒害的本科生,那是多么的重要。在这里,不和杨老伯讨论本科教育的得失,毒害一词也许有些不恰当,但是我无法想出一个更能表达我意思的词了,所以权且使用它吧。 和一个在ir的同学谈到cliff,他感慨cliff真的是一个好老师。我也由此意,只是话不是从我口中说出来的,区别仅限与此。由于本篇的title不是“论cliff为什么是一位好老师”,所以我们就不往下面讨论了。用数学老师的话说,就是显然得证。 谈到邮件列表,我发现它真的有点像BBS了,大家现在似乎没有上bbs.cs的习惯了,因为大家都把maillist当成了论坛,什么主题都有,但是主要的还是正在作项目的同学。记得当时做创新大赛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统计,发信最多的是cliff,下来就是我了。而现在,我已经习惯潜水了,似乎只是在看大家在做什么。正所谓“铁打的论坛,流水的人”,放到这里也不错。 我想,如果 ibmtc 能够一直存活下去、发展起来,那么邮件列表[ibmtc]就应该一直保存在服务器上,到十年、二十年后,没有人能够整理出当年自己写的代码或是文档,但是我们还是能够看到自己在这里发的邮件、灌的水,回忆当年的岁月;还能告诉自己的孩子:你老爸当年就在那个长年不见mm的地方做了这么多做了那么多让mm们仰慕的事情,还有,看到那几封cliff的“祝大家春节快乐”、“祝大家儿童节快乐”没有,恩,水就是这么灌的,懂不?那是多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 大家现在要想看看maillist上的内容,可以登录http://mail.cs.hit.edu.cn:8080/。* 如果你是ibmtcer,用户名ibmtc,密码你知道。不过现在怎么有这么多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