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机

昨天发现的不算什么,今天才是更可怕呢。 再看了看收件箱,我居然发现pigcanfly给我发了短信,向我借相机。而我的发件箱中居然有一条没有打完就发送的短信!! 从内容来看,好像没有什么逻辑性,但是从他回复的短信看来我是一定要借了。 Oh my god… 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没有当时清醒的路人甲可以告诉我到底我做了什么,或者没有做什么?

以后不喝酒了

昨天又醉了,而且是couldn’t be more drunk的那种。 实验室庆十一,到哈特聚餐。席上我基本上把所有该敬的老师、师兄都敬了一遍。 毕竟以前都没有怎么正式的喝过酒,所以这次就要补偿一下了。 席间没有什么反应,就是去了几次洗手间。可是我有点高估自己了,如果早知道后来会这么惨,我就会在那里抠喉咙,而不是放水了。回到寝室,想躺一下,结果马上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我立刻意识到了下面会发生的事情,于是马上快步走向水房。朝着水槽哇哇狂吐。 如此反复几次,痛苦之状就不细说了,不堪回首,一想起来就发颤。还好有寝室的兄弟们,我都不知道怎么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盖着被子,但是没有完全铺开,这个还能解释,可能是当时顺手的吧。可是手机的收件箱里面还有一条短信,mm的,发件箱里面还存着一条短信,也是她的,太不可思议了。难道我真的是that drunk吗? 早上还是晕晕糊糊的,有一点恶心,喝了点水和牛奶。组合数学坐在第一排,一直在睡觉,只是期间换了几个不同的睡姿。希望匡老师不会郁闷吧。 以后不管什么情况下,我都不会这么拼命了,毕竟肝是自己的,要保重。。。

上传的照片

很久之前拍的,人比较懒,现在才放上来 第一张是天上拍的 这是在大连照的 下面的是云南的少数民族 从那里回昆明,路上看到一只巨大的蜗牛,见过大的,没见过这么大的

取指纹

今天中午刑警队来取指纹。还以为是什么先进的设备呢,拖了这么多天。 结果就来了一个刑警,拿了一个类似海绵的盒子,海绵里面是某种染色液体。 他让我们把每一个手指依次在海绵上滚一圈,接着在白纸上滚一圈,这样在纸上就留下了你手指清晰的指纹。接着再留下手掌的掌纹就好了。 如果不是为了破案,这东西还是挺有意思的。不过,现在嘛,算了吧。这种事情少一次好一次。

驾照

终于拿到了驾照,对比一下小林和张雪,我的经历算是比较轻松,同时也是比较曲折。不过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拿到了,这是最重要的。 现在会做的是,把车开出来,然后再开回去。什么时候有车了,就去多练几把。 如果想让我做司机,我乐意效劳,不过前提是你有一颗很平和的心,谁叫我只会开一档二档呢

红苹果

突然想起《红苹果》这部电影来了。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部电影,久的让我已经记不清电影的情节了。甚至在网上也没有它的相关介绍,只是在网友的Blog中出现一些淡淡的痕迹,也许这是一部无法再很普通的电影了吧。 想到它并不是没有缘由的,今天看到了girl版上关于初恋感觉的帖子,于是我就条件反射般的想起了这部电影。那是她第一次约我出去看电影,当时看的就是《红苹果》。 那时候我是初三,虽然经历了一些事情,但是毕竟还是很小,特别是MQ(即影商Movie Quotient,直到大四保研之后,我这方面才有较大的提高)很底。也许阿甘的中学校长会对我说:A MQ of 100 is considered normal, which means that you have a MQ which may be close to “retarded”。 那个时候并不知道什么舒淇、古巨基,只知道她让我下午五点半到电影院。至于干什么,应该是看电影吧,我毕竟IQ没有问题,电影院和电影的关系还是懂的;至于看什么,那我就不知道了。其实我一直认为,看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一起看。这一点可以推广到旅游、吃饭等 方面。我们一起度过了三年,一起经历了一些变故,她为我伤心过,我为她心痛过,当然更多的时间是开心。我不知道大家怎么定义这种情感,我把它叫做初恋。 那天下午,我找了一个很烂的借口,离开家早早的到了电影院门口等。她出现了,带了一个朋友,女的,我也认识。她可能觉得两个人不太好吧,因为对于初三的孩子来说,两个异性背着老师、家长在一起,这已经是天大的事情了。不过除了看电影,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一切都很顺 利,看完电影径直分开回家。可是顺利不代表好,至少在爱情方面,一般故事都源于男女主人公之间的种种不顺利,有矛盾才有高潮嘛。 刚刚百度到一篇人民日报的文章,很老了。它说:《红苹果》实是青苹果,编导者并没有给演员提供一个基础坚实、人物丰满、情节合理、瓜熟蒂落的爱情故事。我自然不会记得电影的细节,后半句话对于我来说是废话,我却是很感慨前半句。是啊,青苹果,很涩的感觉。当时就是 那样,很酸很涩。甚至因为这种感觉如此强烈,以致我一直误记成《青苹果》。 这种感觉一直在我的心中,我相信她也是有这种感觉的。老师们教育学生们不能早恋,说是苹果还是青的,不好吃。可是他们怎么知道,等到数十年之后,就是这种酸酸涩涩的感觉,一直让人回味。 我经常在想,如果换成是现在的我,怎么会让她走呢?更正确的说,怎么会不主动一些呢?我不怕别人会怎么想,不怕她有什么顾虑,不怕有什么能够阻止我们。可是人生就是这样,life is not made of … Continue reading

不想见的人

上午进实验室,见到一个不想见的人,被郁闷了。 中午上校车去二区,对别人说是避晦气,其实只不过是找一个清静的地方。车上又见到一个不太想见的人,只是不太想见,所以还好,不是太郁闷,只不过是一点淡淡的不快。 打完球,在阳光大厅看书,遇到了另外一个我不太想见的人。不是因为不快,而是有一点尴尬。我们简单的聊了聊天。而且内容也是很尴尬,为什么我要到这里来,而这一点,连我自己都可能无法解释。 有一些事情,没有真的过去,看来是不会有什么改变的。 对她对他,喜欢也好,怨恨也罢,这么久了,还是不能释怀。只有等你真正有一个新的开始,才会蓦然发现,居然可以放得下原来的爱恨情仇。 正所谓,杯酒释前嫌,也是等到你我发现已经没有前嫌的时候才可以。我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去二区,回来的时候,校车竟然还要加收一元钱。看来,那里除了幽静的教室之外,没有什么地方能够吸引我的。

防空警报

上午准备看一下模式识别,好几天没有看了。一门课就像一个老婆一样,你需要不时地照顾一下她,不然她会在最后的考试中让你求死不能,而不幸的是我这学期有好几个老婆,顾不过来了….正在看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了“呜呜”的鸣叫,要是平时的话,早就骂那些该死的工地工头了,把工大变成工地大就算了,竟敢还扰民!不过昨天BBS上就有人提醒今天是九一八了——可见经常灌水的人是不会忘记从情人节到九一八的任何一个值得纪念的节日——所以我马上反应过来那是防空警报了。警报听起来很有节奏,一波一波的,此起彼伏,声音比较浑厚,不像警笛那么尖,让人听得难受。现在我已经不是那个喜欢钻研历史的男孩了,有时候翻阅陈年的史料,特别是被人特意掩饰过的段子,让你觉得就像在吃屎,很恶心。算了,不说那个了。但是说到九一八,还是能够让人荡起波澜的,毕竟每一个人都是中国人。抛开那些f**king政治,你会没有想法?前几天看《东京审判》,那段历史还是让我回味无穷。比起其他的电影,这部电影更有内涵,没有任何政治因素,有一个能够潜心拍戏的导演,在我看来,它算是近来拍得最好的国产电影了。写到这里,“呜”声轻了,应该马上就会消失吧,不然就真的扰民了。明年应该还会“呜”吧,后年也会……如果等哪天真的不“呜”了,那么中国也许就已经完了。不是吗,前事不忘,后事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