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防火墙

这几天有实验室服务器的密码之后,可以挨个看服务器的配置了,这种感觉真不错。 原来觉得实验室的防火墙配得实在是太恶心了,限制太多,而且莫名其妙。现在终于可以看看它是怎么配置的了。比起IBMTC来,PACT的配置显得专业了一点(废话,不然叫什么网络安全实验室),加入了DMZ。 DMZ这个东西,在以前学防火墙的时候总是理解不上去,主要是使用的技术不太一样。我以前理解的防火墙就是一个nat防火墙,而且是只有一个物理网卡的,网络接口虚拟出两个来。其实理解使用DMZ的防火墙关键在于它使用的是arp透明代理,而不是nat的。arp在链路层,防火墙的两端在同一个子网中;而nat防火墙属于网络层,它的两端分属于不同子网。所以前者的实用性更强,能支持更多的协议,更加透明。而在arp透明代理的基础上加上了过滤规则,可以实现防火墙的功能。 回去再仔细看规则,嗯。

smp on T60

在上并行计算的时候,有意无意听老师讲课,突然意识到T60是多核处理器,应该可以用smp的,这个灵感算是我这两节课唯一的收获吧。 apt下载安装了一个smp的内核,安上之后感觉还不错,只不过启动到一半,停在mount root system了。觉得挺奇怪的,后来一想,应该是内核将scsi硬盘识别成了sdaX了,而原来的是hdaX,自然找不到设备挂不上去了。 于是,将/etc/fstab上的所有hda换成了sda,这下子就OK了。对了,还有grub下面的启动项也要修改一下。将root分区中的hda改为sda。其他就没有问题了。

反思pa

这几天忙考试,开源软件大赛的事情交给sonic去做了。 可能原来的pa的wiki设置了访问权限的关系,他好像建了一个网站用于介绍pa。回想起来,大四干过唯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做pa了,也算是花了相当大的精力和时间。其实这么长时间来,我也没有仔细想一想,自己到底做了一些什么,或者收获了一些什么。 算起来,pa也是获奖无数了,可惜我自己的感觉却是中看不中用,至少现在我还不能自信的说,pa你可以拿去用。pa在测试方面做得还是相当不够,难免有很多bug。它现在最多在exprimental阶段,甚至离rc都还有一段距离。 开发软件,最重要的是能够坚持下去。而坚持的基础,要不就是金钱,要不就是精神。前者一般都是商业软件的开发之路,而后者却是自由软件开发的过程。说是精神,无非就是兴趣所在。Linus 能够写出linux,他说just for fun。是啊,他把写代码当成了一种乐趣,自然能够坚持下去。而RMS做GNU,完全把它当作了一种信仰,在这种狂热的思想的驱动下,才能领导这项巨大却又无偿的工程。 反观pa之路,我觉得很失败的地方就是我们做到后来已经失去了兴趣了,甚至就是想简单的应付比赛。所以,在获奖之后,基本上就废弃了。所以,我想,做软件不能为比赛而做,那样太功利了,永远写不出好的软件来。应该是需求催生软件,当写代码的人真的出现了需求,他自然的很努力去写一个东西。我觉得,如果能把一个东西做好了,之后再考虑去参加什么比赛,那样的话,什么比赛拿不下来呢? //BTW,听说这次比赛又有钱了,嗯,这倒是个好消息。

debian on Thinkpad T60

买了本子,总是需要装linux的,不然哪有脸在linux版混? 用的是硬盘安装方式,由于以前有一些文档说明,我就在这里不细说了,具体可以参考硬盘安装debian和硬盘安装debian的问题。 今天要说的是T60这类帅本子特有的问题。新本子就是有点毛病:驱动跟不上。我启动之后,原本打算用网络安装的,直接连到ustc或者dlut的源即可。想不到检测硬件的时候系统提示找不到网卡,ft! 好好的Intel Ethernet 1000M网卡怎么会找不到呢?奇怪。google一下,看来果然是驱动的问题。 没办法了,不管那么许多,先安上base system再说。然后安装一个2.6.8的kernel,然后下载一个对应版本的kernel-source,准备编译内核。具体的方法,一个软件包一个软件包下载实在太费精力了,我下载了一个debian的DVD iso(其实有两个iso,只不过用得着的貌似只有DVD1)。然后mount到/media/cdrom,再更新一下apt源(deb file:/media/cdrom stable main)就好了。 希望编译内核这招能够成功,阿门。 //以下由27日补 编译内核的思路没有问题,只不过stable的kernel是2.6.8,编译完之后貌似还是不行。于是我用unstable的kernel(自己编译的kernel版本最好与官方的版本一致,这样出现的问题会少一些)。在配置的时候将1000G网卡那里选上相应的驱动,直接编译即可。 结果没有问题。感谢上帝,终于可以装其他东东了。我估计还有不少问题,例如显示器分辨率、显卡驱动等等,慢慢来吧,一个一个搞定。

好久没有下这么大的雪了,感觉真不错。在街上走,路上已然铺着一层薄薄的雪了,很白,很均匀,像极了白绒毯子。走在上面,每踩一脚,都会发出嘎呲嘎呲的声音,很舒服。天空中飞舞着无数鹅毛,却就是不想戴帽子,绒毛落在头上,有的融化在发梢上,有的却留了下来。远远看去,仿佛是圣诞老人,白发白须。只不过我没有雪橇,而且周围还有两个美女。 快乐不是环境,快乐是心情。重要的不是快乐本身,重要的是与你快乐的人。 晚上好多人出去打雪仗,说出来惭愧,雪仗小时候是经常打,到了哈尔滨却是一次都没有打过。可能是学习太忙了,可能是长大了忽略了儿时的游戏。你打我一下,我报复你一下。我却没有按照常理,逮住谁就打谁。最后被群而攻之。不是我不懂策略,而是我觉得这样玩才有意思。忘记自己已经是个成人,忘记争斗,忘记烦恼,只记得要放纵一把。当然后果也是比较严重的:我的头发全被冻住了,回去要洗头发了。不过较之那份放松的心情,这又算什么呢?但愿今宵能够永恒,希望今夜能够重来。

TMAC

不止一次听不同人说我有点像TMAC。书豪说我打球像TMAC,今天下了好几场火箭队的比赛,仔细观摩一下,发现的确有点像,特别是后仰跳投的时候,连脚的动作都是一样的。而且咱们都喜欢在外线发炮,都是那种轻灵飘逸的感觉。呵呵,原来还没有发现。看来还是真的。 头哥说我的眼神有点像TMAC。ft啊ft,他的眼神是相当有名了,那种永远睡不够的样子。以前我还怀疑,不过读研之后发现我的睡眠越来越少了,好像真的有点困的样子,看来这一条也符合了。 不过我也乐意,谁叫我最喜欢TMAC呢,嘿嘿。

增肥

首先是增食,以前每顿是四两饭,今后都吃五两吧.这下应该能挺有效果.此外就是锻炼了,针对胸肌,就做俯卧撑,针对胳膊,就做单杠. 从理论上应该挺完美的,不知道实际操作会怎么样

本本

好久没上来了,考完模式识别,该写点东西了. 最近老是没有睡好,复习感觉也是马马虎虎,心不在焉的.不过考完就是考完了,该happy就要happy. 考完试就去买本本,thinkpad可是我朝思暮想三年的东东啊.今天终于拿到了,那种心情真是难以言表.不过鉴于没有电,所以只能等到第二天到实验室去玩. 我在想,我可以为一个本子等上三年,因为我在意它;而我对其他东西,或者是其他人,只要我在意,我不会介意等上三十年,甚至三百年,只要我能活到那么久.

失眠

连续第二天失眠了,辗转反侧,三点多还没有睡着。 记得初中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失眠,越睡不着越烦,越烦越睡不着。那段时刻是很痛苦的,好在后来我知道了这个道理:越想睡着,就越要放松。 现在我睡不着自然不是因为心烦,只不过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想一些事情。越想越投入,最后睡意全无。幻想、担心、总之就是胡思乱想。最要命的是于博有时候还不时的说几句梦话配合我的思路,搞得我兴致很高… 早上七点钟准时被叫醒,看来回去还要补一觉…

名人效应

组合数学考试,我提前交卷了,原来做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搞定了,不过看别人没交,不好意思交。后来实在是忍不住了,决定向韦小宝学习:赌一把。 把圆珠笔竖起来放手让它落下来。规定笔的左边为正方向,代表交卷;右边为负方向,代表再议。结果连测三次都落在了左边,天意啊。 只好交卷了。到实验室去放松一下,快到五楼的时候,有一个gg在吸烟,有点长头发,这个在东北倒是比较少见。只见他盯着我许久,搞的有点不好意思了,赶紧抽身上楼。天知道工大这种地方会不会让正常人有背背情结。 回到实验室,例行公事的上了BBS的linux版打扫卫生。发现有一个帖子说“貌似见到版主了”,我觉得十分惊讶。这年头见到丹丹老公算是奇闻,拿出来倒是不错,怎么还见到我了呢?我有那么有名吗,呵呵 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知道他就是那个gg。汗啊||– 接下来我们就在上面聊了,居然在技术版上灌水,罪过罪过。 下不为例了……看来我也算是名人了,以后出门要注意形象了。 /** 在此特聘一名形象设计师,要求能将本人包装,不求吓死人,但求一种阳光的效果。*  最好能够长期在我身边,随时指导衣着打扮,有意者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