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选票

我之所以在blog上讨论这些事情,是因为这里始终是我和朋友们聊技术、谈天说地的地方,没有太多人打扰。现在有这么多人看到了,我实在不知道是不是好事。被人关注真不算一件好事。 人在bbs上混,的确需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特别是关于民主方面的。这不仅关系到个人的问题,而且关系到整个论坛的存亡。我说到的水木之死,无疑是最好的明证了。作为版主,我也深知这一点,所以说话慎之又慎。在本文之后,我也不会发表相关的言论了。 至于选票,我觉得虽然我们不能作出更好的选择,但是我们至少可以做一些有用的事情。撕票,那说白了就是泄愤,在BBS上大谈不过算是炒作,我们毕竟没有李敖那样的资本和傲骨,更不会在国民党的监狱里面呆上七八年。而至于我的那种非暴力不合作做法,虽然不能对选举产生什么实质的影响,但是至少可以时刻告诉我自己,我没有违背自己的良心。 不做违心的事情,算是现在我能做的最好的事情了罢。

选举

今天拿到选票了,要选人大代表。记得几年前也是这样,大家都集合、投票,但是那个时候上头有规定,要选指定的那个人,选其他人不行。据说是那个人当选上了,对学院有好处吧。 不过现在貌似没有强制的规定,但是让你去选两个你不熟悉的人,简直就和让你选两个流氓谁更流氓没什么区别。我不是看相的,看不出他们谁能更代表我的利益,哪怕谁更不会损害我的利益。人家米国还有候选人亲自拜访选民、发表演说呢,你凭什么让我选你! 所以,我想了,唯一的对大家都公平的方法就是选一个我最熟悉的人——我自己。呵呵,虽然是有点恶作剧,不过也算是发泄自己的不满吧。

声援pigcanfly

可能在BBS上发帖不是一个好主意,会给pig带来更大的压力。所以,接着blog被评上的机会,也许会有一些人看到吧。 新人可能认为,BBS不是一个自由的地方,大家大可以在上面发表自己的观点。小到鸡毛蒜皮,大到国家大事。不爽就骂学校后勤几声,或者抱怨一下小胖同志扰民一事。但是,你们可别忘了,这些可真的都是小事,至于国家大事嘛,那是你们没有说道点子上,不信你发表一个支持民主反对独裁的帖子试一试。 混迹多年的老鸟却知道,上面的都是表面现象。水木之死,足以见得BBS无法独立于物理权威之外。不过,近年像关全站的事件可能不会太多,党和中央也不会太逆历史潮流。只不过除了党,还有很多人可以掌控BBS的。所以,我最常见到:爱惜丁香,注意你的言论。 也许pig就是对这点缺乏很深的认识,不过我在他的年纪也估计好不了。我也没有想到,在bs那么开放的地方,还会出问题。其实问题不在树国校长(对您,我也没有什么好感,请原谅),而是他下面的那些人。也许和每朝每代一样,皇帝昏庸,身边奸臣又多,这事情就不好办了。记得本科大一的时候,还是那个人,也调查BBS上发帖对他不利的同学的资料,具体的就不说了,反正你们都是有前科的,你是,你老板也是。 BBS是自由的,但是这个自由是相对的,所以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享受你的自由,但是不要过了,否则会吃亏的。对pig同学表示深切的同情,对那些所谓的主管部门表示强烈的鄙视,最后祝你能够早日脱离这场风暴,pig CAN fly。

外婆

妈妈今天告诉我,外婆去世了,好几天前的事情了。我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不知道是该安慰她, 还是该安慰我自己。 对于外婆的印象不是特别深刻,只是觉得她是一个十分严厉的人,或者说是一个能唠叨的人。她和外公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里,我觉得简直就是噩梦。我不敢相信,两个人的矛盾能够延续三代人的时间,我更不敢相信,两个人居然能够在这种情况下,继续生活这么久。 直到前几年,外公去世了,外婆才不那么斤斤计较了。可是,命运弄人,她也中了风,不能继续唠叨了,即使说话也是十分费力,说出来的话也很含糊,我基本上听不太懂。她前几年还能用一只能动的右手折元宝,我想,看来念佛是她现在唯一能做得事情了吧,人有一点信仰真不是一件坏事。可是这几年,她已然是风烛残年了,只能静静的坐在竹椅上,什么都不做。只是有的时候手不老实,又把盖在身上的东西弄掉。 我曾想,如果自己能够这样什么都不干,什么都干不了,就这么坐着,能会想什么事情呢?也许几十年前在遥远的哈尔滨的那个一个女孩,还是我做的那件最令人称赞的大项目?我希望是前者,可能是听张信哲的《挚爱》太多遍的缘故吧。 我不知道外婆是怎么想的,但是我想应该不会是太浪漫的事情,他们那代人,毕竟吃的苦太多了,没有心情想那些,也理解不了。我想,妈妈对外婆的感情应该是挺复杂的,原来外婆是一个极其厉害的角色,应该有些敬畏吧。妈妈的强势性格,可能就是遗传吧。可是现在她俨然已经是一个需要别人照顾的人了,这种落差,近似有点残酷了。我在想,即使一个人再有权势,再厉害,他也斗不过时间,总有一天,他也会退的。 妈妈说,现在她就我一个亲人了,我听了有一种特别心酸的感觉。如果我是女孩,也许我会哭,但是男人还是要坚强。我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本来想说,你会有儿媳妇、孙子、孙女的,但是我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 哈尔滨的冬天总是暗的特别早,阴沉沉的,那时候的心情总是不太好。不过我相信那句话,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to ye

今天就是传说中的光棍节了.如果你进来看到这篇文章了,那也许你已经意识到了题目中的someone就是你了,你也许也意识到一些事情,我不知道在这个时候你知道是否合适,但是我实在不想憋在心里面,因为那样实在很难受.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时侯你对我总是有一点冷淡.想昨天晚上聊了一会儿就说想睡觉了,我不知道是不是你真的困了.只是觉得好像你有点不开心了,也许是想到了以前一些不开心的事情吧.我很想对你说,其实那又有什么呢,一个人总不能一直活在以前的阴影下吧.我也曾有过快乐和痛苦,你翻一翻我以前的blog就知道了.但是,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我们能做的只能是把现在的事情做好,不是吗? 我知道,有时侯我会似乎不注意你,可是,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在注意你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为你欢喜为你忧.今天同学说我太矜持了,我想也是,有时侯我做事情太在意原因,约你吃饭一定要想一个合适的理由,出去玩也要找机会,但是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的理由,哪里有那么多的机会.哈尔滨的天气冷,我担心出去时间长了你的胃会不舒服的.每次给你打电话我都会想上五分钟. 晚上你和于淼出去,我看见一个男生在你们身旁,当时就有一种很异样的感觉.一路上没说什么话,真想当时和你们一起吃饭的人是我.饭桌上我虽然比较沉没,但是那帮小子老是有事没事地说起你,真服了他们了.虽然喝了一点酒,不过没有多喝.自从上次醉酒之后给你发照片,一直觉得挺丢人的,所以就戒酒一个月,现在也没有多喝.可能在乎一个人,就会担心在她面前出丑吧,在这方面我一直做到不太好,不过我会努力的. 饭后,我给你打电话,得知那个男生的身份,那个时候有点过于兴奋了,都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了.后来到了避风塘,想让你一起来,不过你在打牌,所以就算了.我等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找到了一台能上网的电脑,写下了这些话. 记得你我见面的第一次吗,选导师的那次,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你,心中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就是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第一句话吗,我太苯了,已经记不起来具体说什么了,只记得你笑了,很好看的那种.后来我一直在思考,我喜欢上你了吗? 最搞笑的是我把照片发给你了,我后来一直在想,为什么当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呢,为什么其他人不发,而单单发给你了呢?可能当时的潜意识告诉我,就是你,那个女孩.你应该为她做点什么,哪怕就是引起她的注意. 也许我会对你有一点冷淡,但是那都是你和你寝室的姐妹或和其他男生聊天的时候,我总是不确定是否该上来攀谈,要是能像远征那样没有这么多顾虑就好了.摩羯座虽然外表会拒人千里之外,但是他是担心自己会被先拒之千里之外.不被人拒绝的最好办法就是先拒绝别人,但是我现在才知道这是一个极其苯的办法.但是现在我还会有什么顾忌呢,自己喜欢的人,就是应该去争取,否则… 我不感想,那只会让我失去勇气. 避风塘的网速太慢了,输入法也很烂,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出了我憋在心里的话,希望你能明白.我想让你开心,永远永远. 永远的大傻瓜,和尚猪和大白痴

专心学习

今天主持cscw会议的老丁同志给我发正式通知了,说明了会议的议程和详细内容。最让我两目发光的是会议的最后一天是到厦门的各处玩。本来想想时间来不及就算了不去了,但是这个玩字十足吊起了我的胃口。问老师能不能去,他也说不好,就让我去问张boss。 结果,boss听到我中了会议就说我了,什么以前发信说过了,不是核心的不要投啊之类的。结果我说是核心的,要参加一个会议。boss这下说,除了sci和ei的都不行。 我k,要是中了sci或者ei的,那我不久博士都毕业了。吴张娴,看来看不了你们两口子了,不要伤心。郁闷,我要好好好学习了。sigh

通宵

今晚一个人,静静的在实验室里面,没有人打扰。先看了风语者的一部分,宏大的战争片那种磅礴的气势不太适合独处的气氛,可能会让我今天真的睡不着觉了,于是决定放到今后再看余下的部分。 出去洗一下手,过道里面黑漆漆的,我也不想弄出声音,说不定哪件屋子里面有报警装置,麻烦警察上来一趟就太不好意思了。综合楼虽然有点旧了,但总不像主楼和新楼那般阴森恐怖。至少在这里没有老教授被迫害自杀或者有人跳楼之类的惨剧。所以我一直走的比较平和,只不过路过一间屋子的时候,发现里面的灯还亮着,但是外面的锁却锁了,大概最后走的人忘了关灯了罢。 好久没有通宵了,最近一次还是因为老板从北京抓我回来准备总装的事情。今天完全是因为想体会一下那种感觉:一幢楼里面只有一个人,像幽灵一样出没,和管楼的人捉迷藏。想起几年前的那段日子,真是有点难忘。和我合作通宵的人有小强、少帅、晓鑫,还有小光一干人等。不过现在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好多人都不在这里了,在这里的人也不经常联系。觉得孤单了很多。 现在已然不是那个为技术为学习傻得可爱的少年,能够自觉包宿学习、写代码。毕竟身体要紧。人长大了,想法就是不太一样了。可能以后娶了老婆之后,基本上就告别了这种通宵的日子。 此时已是一点了,BBS上已经没有新帖子了,看来那帮水鬼们已经进入梦乡了。记得有一次包宿的时候,还和一个兄弟灌了很久,今天应该不会有这样的人了吧。 刚说完,看到王辉这小子发了一篇,看来我有伴了。 一个人可以静静的发呆,静静的打字,也可以静静的像一些事情,那些事情都是白天太忙无暇顾及的。我也许不是一个放得开的人,典型的摩羯性格。很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但是总是会有一些顾虑。可能受伤的人才知道让自己远离痛苦。不过,我也想过了,有一些事情一定是要去做的,只是现在时机还不够。后者说我做得还不够好,一定会更加努力的。生活,毕竟要乐观一点,向上一点。 看了一会儿火箭和灰熊的比赛,明明发挥的真是不错,可惜麦迪差了一些,他要是什么时候有点霸气就好了。不知道到底是喜欢他的哪一点,只是知道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了,就是那种一见钟情,很desperately的那种。别人说他的眼神是永远睡不醒的那种,但是我觉得倒是有点忧郁,家里老是出事情,打球的时候心情怎么会好呢。大猪说我和麦迪有点像,抛开外表,性格还真是有点像。不过我正在学着变得更加坚强一些,更加霸道一些,不仅是打球,还有做人,it takes time。 很想泡一杯咖啡,慢慢看看别人的blog,再写点自己的东西,有点soho的感觉,挺惬意的。 不过早上还有课,一二节是组合数学最后一课,三四节还要去带实验,五六节哲学课最后一课,整天忙死了… 早点睡吧。最后想去再灌一片,习惯了。

无题

去痘套装的效果不错,正在用。 以前不是经常上blog,因为一旦有人回复就会有mail提醒,不用我操心。现在倒是没有什么事情也时不时上来看看。看看今天谁生日,送个祝福;再看看有多少个人访问blog了。当然这里的人是广义上的人,还包括web applications,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