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e With the Wind

真的决定放手了,让手中的一切都随风而去既然不能得到,就索性不要在纠缠不清。 当做了这个决定之后顿时轻松了很多。 冰城的冬季不是恋爱的季节,而我也不是应该恋爱的人。一切的一切,都源于一个错误。当一切都已不在乎,又怎么会不快乐呢?当一切都已不在乎,又该去快乐什么呢?

RMS的演讲

昨晚上看了RMS2005年在中国的演讲,觉得挺有意思的。 收获最大的就是一些单词的读音了。linux就不说了,以前知道就是利纳克斯。GNU的读法是格努,而不是努。因为RMS觉得那样读比较funny,汗一个。Emacs他读的时候重音在前面:一麦克斯。以前听小光读的时候重音在后面,那是不标准的,呵呵。 RMS讲话的时候语速不快,也不讲什么技巧,一路说过去,我听起来也没什么问题。他讲得特别随意,有时候坐下来,摸一摸自己的脚,汗啊。可能他觉得北京的天气比较热吧,空调开的不够大之类的。这才是我心目中的hacker,很自由,没有什么约束。 发现他每次演讲都会带着那张光盘和黑色的塑料纸衣服,说上一段i am the saint of the church of emacs, i bless your computer, my child.这次也不例外。 关于主要内容,自然是他的那一套GNU philosophy了。开始是说了Freedom的四个level,而且是从Freedom zero开始的,果然是写程序出身的。 Freedom zero is the freedom to run the program as you wish.Freedom one is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