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牙

已经忍了那颗智齿很久了,终于决定拔了。权衡了很久,如果在医大一院做,还要做手术,花2k。而在工大医院只要花几十元,只是有点不安全,最坏的情况是弄坏其他的牙齿和骨头,留下后遗症。想了很久,决定赌一下,去工大医院了。上周有点咳嗽,去医院的时候心血来潮,决定去拔了,结果发现钱不够,取钱回来发现时间已经太晚了。医生说要第二天七点四十五来,可是那个时候起来简直就是要我的命,所以一直没有去。又休养了一周,张老师要结婚了,周日要吃饭。我想最好在之前就能搞定牙齿吧,于是下了决心,约了口腔科的主任,今天起了一个大早。特意去吃了三两饭,我知道拔了牙齿之后肯定是吃不了东西了,现在能多吃点就多吃点了。开始拔了,医生用转头转牙齿周围的部分,方便把牙齿拔出来。因为打了麻药,所以转的时候只听到声音,没有感觉到什么疼,只是听到转头和牙齿接触发出的吱吱声。过了好久好久,还是在转。周围已经站了好几个医生,看来把我当成了样本了。有人时不时问主任,挺难拔的吧?我听到了“嗯”的一声,过了很久,主任终于轻声说了一句,真深!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只能转院了。不知道这个想法持续了多久,我开始感觉到转头在牙齿和肉之间了,有时候甚至碰到了骨头。omg,我开始害怕有后遗症了。不过现在已经是鱼肉了,只能任由人家摆布。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主任说了一声,好了。指了指一个白色盘子里的牙齿状的东西说,就是它了。我似懂非懂的点了一下头。(后来我才意识到,拔了智齿之后人自然变笨了)医生让我咬住纱布,说半个小时后摘下来。叮嘱如果出了很多血的话就去找他,让人觉得很恐怖。就这样半个小时后,我吐出了纱布,到了实验室。吃了医生给我的消炎药,准备开始潜水了。结果发现,血还没有止住。于是赶紧回医院,一路上吐出了不少血,溅在白色的雪地上。很美,至少我站在别人的角度上看是这样的,至于我嘛,当然是越快赶到医院越好了。主任看了之后,说伤口有点渗,又给我一块小纱布,不过这次没有咬正地方,我用舌头调整一下,再咬住,总算好了。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开始有点饿了,于是去超市买了六包牛奶,六小袋酸奶。我已经打定了长期抗战的准备了,至少今天我只能靠这些流食了。回到寝室,寝室里面只有赵世洋在,这厮看我口中有活不能说话,一个劲的调戏我,只能忍了。等了一会儿,觉得差不多了,就把纱布吐出来,喝了两包牛奶。过了一会儿,又觉得嘴里面有很腥的味道,暗暗叫到不好,果然吐出两口鲜血,那可真是鲜红的血啊。一句废话都不说,直奔医院。这时候主任已经不在了,一个医生见我来了,问道你的血还没止住?看来他也观摩了我的手术,对我有印象。我点点头,他领我进去,照例给我塞了一块纱布,不过这块比较大,容易咬住。他说这次长一点,咬它四十五分钟吧。果然这次好一点,但也没有全好。血还在流,每口都会带血丝的,我记住主任的话:带血丝的不要紧。所以我只能忍住,就这么一口接一口的吐了一下午加一晚上的血。下午呆在寝室里面,想想不能总是这么流血呀,突然想到了一招。当即打开电脑,拷了一部avn的颁奖,可是我对欧美的不太感兴趣,所以觉得兴趣索然。血还是哗哗流,我暗想,周星星,我不相信你了!晚饭照例用两袋牛奶打发了,到了九点实在不行了,去方便食堂喝粥。还好世界上还有粥这种既像液体又像固体的东西,还能抗饿。尽管我小时候最讨厌喝粥了,但是今晚上我连喝了三大碗粥!!!喝到第三碗的时候我都不好意思去打了,sigh,不过饿啊……到了寝室,觉得头好晕,可能是失血过多吧。熄灯之后躺下就睡了。寝室兄弟也知道今天我遭老罪了,没有像往常那样开八卦会、运动会,在这里感谢你们。其实按照我当时的状态,就算你们再吵,我也是能睡着的。 只不过当时我在想,按照这种状态流下去,我会不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呢?于是我睡觉之前跟于博说,如果明天我还没有醒的话,就直接把我送到医院去。说完这句话,我才安心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