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

一切看起来都很美。 晚上,江边。防洪纪念塔已经被灯光包裹起来,五光十色,煞是漂亮。广场上已经是很多人了,突然,江上升起了烟火,绽开的瞬间,映红了原本黑黢黢的天空。走进一看,啊,江边、江上全是人。松花江早已被冻得结结实实了,走在上面,觉得好滑,只能很小心翼翼的移动。远处,有一盏红色的孔明灯慢慢的升上了天空,渐渐消失在远处,变成了一点红。 中央大街上,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一个冰雕,很多都是福娃。很佩服那些做冰雕的师傅们,一个个拿着电锯,看起来很像德州电锯杀人狂,但是真的做起冰雕来,却是小心翼翼,每一个冰雕都那么惟妙惟肖,在内部的灯光下,更显得晶莹剔透。人们模仿福娃的各种动作,用相机留下这难忘的时刻。 看了《英国病人》,北非的圣诞没有雪,还特别热。我觉得这样的圣诞好没有情趣。看了同学的blog,她在厦门,她们那里也没有雪,很平淡。哈尔滨的圣诞,更像个圣诞:冰雕、灯光、气氛,还有祝福和礼物。我想,能在这里过圣诞,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吧。 听司机说,龙塔那边马路上还有好多好看的冰雕,过几天过去看看。也许会更美罢。可惜今夜无雪,不然就完美了。

生日

有人说,一个人在生日的时候不应该忘记一个人:自己的母亲,那是她的受苦日。我不会忘记你的,老妈! 这是我很久之前给自己写的祝福。那样一个人的生日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为他受苦的那些人们。应该要记住他们的。 师妹在知道我生日之后,也给我提了这个建议,但是我没办法打电话跟妈妈说,只好用这种方式了。在QQ上也留了言,她应该能看到。 凌晨去祝福版发了一个祝福自己的帖子,但是没有具体说什么事情。要低调一点,我是这么想的。没想到有一个回帖直接说生日快乐,id却大出所料。原来是她! 心情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很久没有见了,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没有你的任何消息。我甚至不知道你在不在哈尔滨。很想打个电话,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一直告诉自己,要放下,要放下。可是每次发现自己都做不到,我想在爱上另外一个人之前,是没有办法真正放下的吧。 不管怎么说,人活着总是要尝试去变得快乐,总不能一直活在阴影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