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啊

这学期的课多,那我也认了;最不能忍的是全集中在一二节了。现在每周要起四次早,快疯了。 要问现在和初中的我有什么大的变化,最明显的就是作息时间了。以前都是早睡早起,晚上八九点睡了,第二天四五点钟起来了。特别是冬天,摸黑到学校,跑两圈步,吃一个包子,然后翻窗进教室。 那时候教室还在一楼,每次离校之前,都把某一扇窗不关上,这样第二天就可以翻进去了。有时候还和管钥匙的女生弄个恶作剧,也不知道人家现在在哪里了。有一次刚进去不久,有一个看门的老头就问我,有没有看见附近有一个人。我当时说没看见,心里却在想,看见自己算不算? 不知道当时的状态是怎么来的,能够在大冷天爬出被窝,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啊。不过,那样的日子总是很有目标的,也很快乐。 到了大学,同寝的人聊天,有时候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而且内容也不投机,想睡也睡不了。这段时间是最难熬的。后来实在是忍不了了,就拿书出去看。如果一个人无法改变坏境,那就去适应它好了。 四年过去了,每年回到家里,也还是改不了晚睡的习惯了。常常到凌晨一两点睡,那段时间,仿佛是最无我无他的时间,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很专心。 妈妈老是说,早点睡吧,早点睡吧。可是我尝试了几次,不是那么容易的。 人啊,最怕养成习惯了,改都改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