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气

词:光良 曲:瑞业 终于做了这个决定 别人怎么说我不理 只要你也一样的肯定我愿意天涯海角都随你去 我知道一切不容易我的心一直温习说服自己 最怕你忽然说要放弃爱真的需要勇气 来面对流言蜚语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 我爱你的意义(我的爱就有意义)我们都需要勇气 去相信会在一起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放在我手心 你的真心如果我的坚强任性 会不小心伤害了你你能不能温柔提醒 我虽然心太急 更害怕错过你

长春,我又来了

第二次了,这次的感觉和第一次绝对不一样了。 网吧时间只剩下2分钟了,不具体说了,回来补充吧。下一个目标:KFC。 万事俱备,只欠某人。 GoGoGo……

困啊

最近睡眠真不好,总是八九点钟就醒了,看来夏天真不是睡觉的好时节。 sigh,洗洗脸出去。刚出门口,挣扎着睁开惺忪迷离的眼睛,有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面。还好当时反应比较慢,不然不得被活活吓死…… 回头一看,居然是cliff,这家伙竟然不去上班,蹲在我公寓外面投窥我,等我出来好趁机搭讪,嗯,还好被我看透了。一起上楼,分手,无事。 实验室的网关挂了,上不了网。去六楼大屋,就是有点热。没办法,下午用两张椅子搭成的简易设备上休息一下,去interview一下下,备受打击的到cliff那里磨蹭了一个小时。 写完blog开始看ipc,bbs怎么用这玩意儿,挺不稳定的。 真想过狗狗一样的日子…… over

lilacbbs

建立这个站真不容易,有好多因素需要考虑。法律上,伦理上,lanslot最清楚了。看看旧的丁香是怎么死的:http://lilacbbs.com/bbscon.php?board=Black_Soil&id=316828。现在新丁香在内测,你需要先登录才能看。也可以到http://hi.baidu.com/lilacbbs看《近期的回顾》系列。 作为技术方面,我可以不用考虑那么多复杂的人和事请,只要面对系统和代码。当然,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让smth1.2适应新的系统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还好有神奇的debian。还有感谢那很老的服务器,能够让debian识别出它的光驱来,总之那天安装系统和bbs基本上没什么问题。感谢上帝和RMS、Linus一干人等,让我那天过的还算顺利。 之后,基本上就是测试各种功能,也许这段时间,sysop 和 blacksoil 是两个大版。每天都会收到N多bug report,大部分是以前系统的问题,这个暂时无法解决;另一部分是新系统的问题,有可能是一些东西没有配好。总之问题不是很大。 最关键的是新站定位的差别,要求很多源码级的改动。首先把deem的所有认证去掉,添加自己的激活方式。还要做到telnet和web整合,这部分挺郁闷的。不过还好,最后搞定,基本上没有问题。后来出现的问题主要集中在net和com的域名解析和term的显示上,这也是我无能为力的。 以前说好事不出门,现在看来真是胡说。感觉还没怎么宣传,昨天的在线人数已经超过了300,刚才还到了377。oasis和vivian还上来了,还有一些我觉得不会上来,至少不会这么快上来的人也上来了。 站本身没有什么,关键在于人。正是有了一群与紫丁香共存的站长和站务,和一大批热爱和关注紫丁香的朋友——暂且不关心这个紫丁香到底是哈工大紫丁香还是紫丁香社区——才有了一个有生命力的社区。 也许有很多人在盯着这个社区,有人想让它存在,有人想让它倒下,还有人想利用它分一杯羹,大千世界,这不仅是一个bbs,更像是一个浓缩的社会。 总之,我知道自己在做事,在做一件好事,至少是像google说的那样:不做恶。 记住这个名字:lilacbbs

脊骨

还在看当年明月的连载,那些关于他是不是作弊的争论已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一种习惯,能够每天都会有一些期盼,会读到一些东西。前两天忙bbs的事情,没有时间看。今天发现有四篇未读了,看来我已经有两天没有去看了。当一件事情真正融入到自己的生活,那就没有办法不去做了,不然就会觉得仿佛少了什么一样。 不谈历史,不谈假的东西。但是,我们的确可以从粉饰的太平中找出山崩前的蛛丝马迹,也能从无数假象中找出真相。明朝算是一个很黑暗的时期了,尽管有郑和下西洋的壮举,由资本主义的萌芽,但是也掩盖不了它的孱弱。外不能保家卫国,朱元璋祖孙虽赶走蒙古人,然后世却不能拒其于国门之外,乃有“土木堡之变”和“庚戍之变”;内不能安民清政,虽有朱元璋酷刑惩治贪官,但还是却出了无数严嵩之流,更别说弄权的王振、刘瑾、魏忠贤等人了。 我原以为在这样一个时期,政局一定是黑暗无比,正如万马齐喑。却没有想到,那个时代,还那么多鲜活的名字。明朝有著名的锦衣卫,监视百官的一言一行,放到现在,大家的脑海中浮现的一定是一幅法西斯国家的景象,但事实是明朝有一群言官,品秩不高,却敢骂皇上,直接骂,毫不留情地骂,在中国历史上恐怕只有明朝有这种事。我常常想,即使放到现在,人们也不敢当面说core们的不对吧,更别说明朝之后清朝的那些文字狱了。 明朝的读书人是很有骨气的,相比来说,后世的却像是被阉割过了一般。读明月的文章,很多士大夫都是上书言事,家里就准备棺材等死,而大家都以此为荣。当时的环境就是名声远比生命重要,宁可舍去性命不要,也不能背一生骂名。 昨天读到杨继盛死谏嘉靖,当一个穷苦的读书人,奋斗了几十年,终于凭借自己的努力,谋得一份官职。本应谋得官位带来的种种便利,至少应该静静的等到退休,混个衣锦还乡,但是杨继盛却没有这么做。相反,他以性命相搏,弹劾朝中的第一权臣——严嵩。 他知道自己面对的会是什么,除了死还是死,根本没有任何胜算。没有钱、没有权,也没有后台,他有的,只有那时读书人中“舍生取义”执著的信念。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是为悲壮。就像谭嗣同一样,要用自己的血肉谱写一个时代的序篇。 但是杨继盛受到的折磨却比谭嗣同更惨。他在狱中受酷刑,晚上独自用碎碗片刮骨去腐肉,神情安定,那幅画面,太让我震撼了。关羽这样的硬汉,恐怕在这位文弱书生面前也会汗颜的吧。时常我们会听闻人的潜力会有多大,例如一个人被大树压倒,竟然用小刀割掉自己的大腿脱身。人家是为了求生,但是杨继盛却更像是一心求死。他一直被关了三年才英勇就义,而其间受的苦难自不必言。 我一直觉得,一个人做的事情是我不能做,甚至是不敢想的,无论他做什么,都值得我佩服。驱动他们去做的,永远是一股常人难以理解的信念。人说,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也许他们说对了。 正因为这些不怕死的人,才让大明朝不是一无是处,正是这些人,才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中国在任何时候,都不缺脊骨,尽管经过了清朝的残酷镇压和洗脑,读书人的正气还是会沿承下去的。 当然我说的脊骨不是整天胡乱叫爱国的愤青们,激进,不是有思想;单纯,不是善良。愤青,永远只是人家的一枚棋子。我说的脊骨,是那些看得清世界,还有骨气和信念的人。也许明月写的王守仁正是这么一块脊骨。至于他,明月的评价是完人,我也不都说了,大家看他的原文就可以了。

做完搜索

这年头,感觉自己做的事情越来越没有谱了。干信息按全的做网格已经挺搞笑了,最近的项目还要做搜索引擎,ft一个。 smile师兄开始说要我做分词之类的东西,看来要和自然语言的混了。不过后来google一下,可以用Lucene做,这样底层的建索引、倒排这些东西我都可以不关心了。只要专心做中文的分词即可。 其实Lucene有自己的中文分词类CJKAnalyzer和ChineseAnalyzer。原来以为可以用它俩就可以了,毕竟是官方的嘛。没想到下载下来,就是两个java源文件,运行一下,发现前者就是将所有的文字分为两个字的词组,后者和StandardAnalyzer一样的,更别说什么词库了,那个晕啊。 没办法,继续googling,找到一个segment.jar,这个有词库,分得还可以,基本上能按照词库里面的词把文章分开了。下面的工作就是将它改造为Lucene的Analyzer,这部分就是分析+copy+paste+重写,晚上基本上做完了。除了分出的词的startoffset和endoffset有点问题之外,基本上能做索引,搜索了。 革命尚未成功,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