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

上帝是公平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上完分布式系统后,我更加坚信了这点。

“美女老师”这个词其实是一个偏义词,人们关注的主要在美女上,却很少关注在老师上。上帝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告诉我,美女是用来看的,不是用来讲课的。

说到这里,想起一个笑话:

一天,布什跟一个青年说:“我们在谈论很重要的事。” 青年问:“那是什么重要的事呢?” 布什回答:“我们在谈论杀死10000个伊拉克人和一个修单车的。” 青年人吃惊道:“为什么要杀死一个修单车的?” 布什转过脸拍着鲍威尔的肩膀说:“你看,伙计,我说过了,没有人关心伊拉克人。”

有这个笑话可以规约出下面的一个问题(有关规约这个概念,可以参考自动机和形式语言,还是挺有意思的一个东西):人们宁可关心一动不动的美女也不会去关心全神贯注的老师。

所以问我两堂课干什么了?可以这么说,我用了一堂课睡觉,用了另一堂课看美女,之所以略去老师一词,是基于一个基本的信念:只有美女才能聚精会神的看一节课,而老师最多勉强能看五分钟。

完了,发现自己有写书的冲动了。

2 thoughts on “公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